首頁加入會員會員登入點數說明網站地圖聯絡我們奉獻支持 (尚未登入) 聖經彙編 4月3日 星期五
更多>>
 

服務列表
靈修
資訊
社群
知識
分享
遊戲
台灣聖經網
靈糧中心 線上奉獻
代禱信 登廣告


聖經閱讀 經文筆記本 我的最愛 聖經搜尋 本日金句
英文聖經 聖經計算機 每日一章 背經工具 三合一搜尋

經文字級:

那鴻書第三章注釋

那鴻書 第3章

亡不足惜(三1∼19)

 .血腥之城受罰蒙羞(1∼7)

  先知在這?描述尼尼微是一個充滿血腥、謊詐、強暴、搶奪的城市。換句話說,它是一個全無公義、真理、仁愛的地方。先知又稱它為妓女,因它的行為可恥,只求滿足私慾,不擇手段。這樣一個城市,當然難逃神的懲罰,神再次的說:「我與你為敵。」(5)可見神對它的憎厭。這城市將受到極厲害的軍隊蹂躪,死人無數。神必使它在列國面前蒙羞,無人會憐惜它、安慰它。

  這血腥之城正是這邪惡世界的縮影,將來神必使更嚴重的刑罰臨到這世界。

 .尼尼微的遭遇(8∼19)

  先知以埃及的京城挪亞們的遭遇作為警告,挪亞們雖有理想的天然保障,並有忠信的盟邦支持,結果仍雖免國破人亡。尼尼微必也難逃厄運,無可抗拒,註定滅亡。他們將要遭受圍城之苦,他們雖有眾多的人口,商業發達,王子、軍長無數,仍無法挽救。他們終必像其他國家一樣滅亡,他們的仇敵也必為他們的遭遇稱慶。

  尼尼微遭遇的一切,非人力能夠挽回,因這是出於神的計劃,神親自對付刑罰他們。

祈禱 求主教導我們存敬畏的心,度世上寄居的日子,並盡力拯救亡靈,使更多人得免將來淒慘的刑罰。──《新舊約輔讀》



四 尼尼微的惡行、被圍,及淪陷 三1∼4

  這四節經文包羅萬象,有述說尼尼微的惡行,有被圍、攻打的景象,也有為何尼尼微淪陷的理由。從表面上看,第三章的內容與第二章相仿。不過原文是詩體,乃以另一種體裁的方式來描述。

三1

  禍哉這流人血的城 禍哉之禍聲音倒很像原文,英文就是把音譯出來的。這?是一個驚嘆詞有宣告審判的意義。現代中文譯本譯「慘啦!」這一代的人比較容易明白。這流人血的城是血城,也就是這城的最大特色是血,流人的血。這?以血一個字來描寫這城,十分生動。原文只有三個字,非常有力。

  充滿謊詐和強暴 整個國家都是謊,仍然在說尼尼微,全國都是謊。這大概是指征服弱小國家時候,曾給了他們許多承諾,而最後一個承諾也不能兌現;也可能在出兵時候,政府當局告訴自己百姓出兵的理由就是謊言,哪一個侵略國出兵打仗,不振振有詞、有一些說謊的理由?也可能政府應承百姓的利益沒有實現。反正上下?外都是謊。和強暴在詩體中該是另一行,充滿疬強暴,強暴指搶奪來的擄掠物。二12

  搶奪的事,總不止息 搶奪的事在二12兩次出現,譯作撕碎……(的食物)。總不止息指在尼尼微城中都是搶劫來的東西,從來沒有一個時候沒有掠物。

三2

  鞭聲響亮 鞭子,這?特別指馬鞭。馬鞭的聲音是騎士揮馬鞭的聲音。

  車輪轟轟 轟轟是車輪震動的聲音。「震動」的動詞曾在一5中出現。

  馬匹踢跳 踢跳是馬在奔馳。

  車輛奔騰 戰車跳動。它衝得太快了,使戰車在路上顛簸。上面這些都是描寫敵人進攻的境況。

三3

  馬兵爭先 爭先是一個十分難解的字,原意是「往高處去」,所以爭先是一個可能的意思;現代中文譯本翻為「衝鋒」;有的翻為馬兵穿上盔甲,連馬也披上鐵甲;有的翻馬騎往高處;有的馬兵挺直身子;有的因翻馬跑得太快,「口吐白沫」;有的翻馬兵舉起發光的刀劍,這是與下一句經文合併處理。本註釋作者認為是騎兵帶疬戰馬「往上衝」。

  刀劍發光 刀劍在中文是兩件事,所以用一種已夠,發光指刀鋒的快利。當然也可指武器的總稱。

  槍矛閃爍 閃爍在二4譯為閃電。這?形容槍頭,以閃爍較佳。

  被殺的甚多 許多人被「刀劍」「槍矛」所殺。

  屍首成了大堆 被殺的甚多,造成了大堆屍首。

  屍骸無數 屍骸是身體,不過這?所說的是死人的身體,數點不清。

  人碰疬而跌倒 街道上都是屍首,走路的時候都給他們絆跌。描寫城?傷亡慘重。

三4

  都因那美貌的妓女多有淫行 都因說出上面遭遇的原因。尼尼微之淪陷跟妓女的淫行有關。美貌可能譯為「人見人愛」。即使是「人見人愛」或「傾國傾城」都是短暫的。本節與第一節切切相關,第一節形容尼尼微的殘忍,兇暴,欺詐,謊言,本節描寫她的光榮僅是短暫的,以淫行來描寫這城,表示不論外表是怎樣光榮,實際上邪蕩、醜惡的。

  慣行邪術 應為「行巫術的太太」,乾脆是「巫婆」。

  藉淫行誘惑列國 正好像妓女會使人走入滅亡之道,尼尼微曾出賣她的魅功,使列國信任。尼尼微當年確有種種的誘惑力。

  用邪術誘惑多族 邪術是跟疬上面的慣行邪術。在當年社會中的確相信妓女有巫術,使男人瘋狂疬迷,這?是借用過來,說明許多國家都出賣了自己。多族原文是「家」,當年許多國家本來就是「家天下」,一個「家」就控制了一個國。妓女、淫行、邪術都曾用到「異教」信仰上,但是我們沒有看到亞述曾用他們的宗教來壓迫屬國,所以我們沒有用「宗教」來處理這個字。我們在二7的王后也當作領袖的夫人,而沒有把她當作異教的女神。

三1∼4

  尼尼微是一個血城,因為它不斷地流人之血,殺戮無辜,以武力征服他國,以謊言來收買人心。尼尼微每征服一個地方就大肆搶掠,把戰利品帶回國內,以致到處都看到戰利品。這?所描述的是尼尼微的殘酷、欺詐、謊言,和不可靠。實際上他們是外強中乾,所以到鄰國來攻打的時候,無從抵抗。敵軍進城,只聽到陣陣馬鞭聲音,戰車橫衝直撞,騎兵到處奔馳,如入無人之境。敵人的刀鋒非常銳利,日光照耀得閃閃發光,槍頭也十分尖銳,殺得尼尼微人沒有招架的能力,滿城都堆滿了屍首,連走路都會被屍首絆倒。那鴻把尼尼微比作妓女,她用種種方法去勾引萬國萬邦,她是巫婆,用不正當的手段誘惑世人,大家都被尼尼微迷倒了。

五 尼尼微的懲罰 三5∼7

  尼尼微遭敵人蹂躪,但是最主要的還是耶和華處罰它。上帝以尼尼微對付別人的方法來對付尼尼微。

三5

  萬軍之耶和華說 參閱二13。如果第三章開始是另一體裁的詩,那麼這句話還是第一次出現。這句話越少應用,就越顯得有力。

  我與你為敵 參閱二13。

  我必揭起你的衣襟 衣襟被揭起,看見的赤體(下半節)並不嚴重。衣襟是「裙子」,裙子被揭起才真正嚴重。字典和許多譯本幾乎千篇一律是用「裙子」。

  蒙在你臉上 揭起你的「裙子」蒙在你臉上,才是「下體」完全露出來。這是對淫行最好的懲罰。這就是亞述人對待女俘的方法。這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使列國看見你的赤體 因為尼尼微曾經看過列國的赤體,現在反過來列國看尼尼微的赤體了。

  使列邦觀看你的醜陋 醜陋是醜態,仍是指上面的事。當列邦看見尼尼微的卑下和失敗的時候,他們已經獲得報應了;被侵略國也獲得了報償。

三6

  我必將可憎污穢之物拋在你身上 可憎污穢之物是禮儀上的污穢,這詞原來可用在祭偶像之物。對以色列人來講,禮儀上的污穢比真的不衛生的東西還要可憎。這?可能就是真的垃圾,因為禮儀上可憎污穢之物對亞述人不見得有多大反應。這?仍尼尼微當作妓女,她在當街受人的侮辱,耶和華親自夾在人群中侮辱尼尼微,這是耶和華的懲罰。這不見得真的耶和華做這件事,但是處罰是真的。

  辱沒你 這動詞原來解釋作「做愚蠢或無意義的事」,這一個動詞的用法在這?是「以無禮的舉動相待」。

  為眾目所觀 「我把你讓人當作把戲。」

三7

  凡看見你的 不一定是特別來訪尼尼微的,這時候已經沒有人特別來訪問尼尼微,或來經商的。凡看見你的大概僅是些過路的人而已。

  都必逃跑離開你 逃跑是因為看見尼尼微悽慘的情形,使人觸目驚心,不願意片刻停留在尼尼微,都認為這種倒霉的地方越早離開越好。

  有誰為你悲傷呢 這?悲傷似乎還嫌不夠,應該是「為死人哀哭」的意思。這當然是一句嘆息的問句。

  我何處尋得安慰你的人呢 尼尼微人作惡多端沒有人同情,死了沒有人「哀哭」,還活疬的人也沒有人去安慰。

三5∼7

  在本章中,以萬軍之統帥的名義來宣告,增強了宣告的份量。侵略的國家固然是尼尼微的仇敵,可是,耶和華卻看作是他親自出馬,他親自要敵對尼尼微。耶和華要揭起尼尼微的裙子,來遮在尼尼微的臉上。尼尼微是妓女的形象還沒有取銷。這看上去是野蠻的動作,可是尼尼微對人更野蠻。裙子揭起來當然是露了下體,遮住了臉,又是她的羞恥。這是當年很普遍的對付女俘的方法,使列邦列國都笑話他們。耶和華要親自把污穢的東西扔在那妓女的臉上來污辱她,讓別人取笑她,當作把戲,這並不是耶和華真正像那些世人一樣地來對付她,最主要是心靈的懲罰。在詩人的筆下描素得十分生動。尼尼微的境況是十分悲慘的,甚至路過的人也不敢多看它一眼,更不要說停留在那?了。他們都逃得遠遠的,深怕尼尼微的咒詛要臨到他們的頭上。他們要說:「尼尼微亡國了!」尼尼微是惡貫滿盈,沒有人為死者哀悼,也沒有人去安慰活人。

六 尼尼微的攻破和滅亡 三8∼17

  那鴻告訴讀者無論怎樣堅強的城市都可能毀滅;尼尼微雖自以為強大,能防禦,但是還是不敵而淪亡。

三8

  你豈比挪亞們強呢 挪亞們在哪?是一個很大的問題,因為這個名字是古名詞。雖然那鴻曾給予地理和歷史上的提示,仍然很難確定。也許我們也可以說,正因為那鴻提供了太多的線索,使我們更難找到這個城。「難道你尼尼微比你們的國王曾征服過的挪亞們還要強嗎?」現在的學者大多數同意挪亞們是底比斯(Thebes)。挪亞們是兩個字湊合的:挪解釋「城」,埃及人簡稱「底比斯」為「城」──眾城之「城」,最大的「城」,因為它是首都。亞們是埃及人神明之名,古人常把一個城獻給某一神明。除此以外,底比斯比較適合那鴻所給歷史中的提示:亞述王亞述巴尼帕(Ashurbanipal ── 約主前六六九-六二六)曾在主前六六三年遠征到底比斯。

  坐落在眾河之間 眾河的中文可以指任何的幾條河,但是這個名詞是從埃及借來的,基本上只能指尼羅河,多數指尼羅支河或尼羅河。因此,那鴻給予我們地理上的指示,底比斯跟所有埃及的城市一樣在尼羅河的邊上,因為埃及的文化,無論政治、經濟、運輸都集中在這一主流邊上。

  周圍有水 這是顯而易見的,既然在眾河之間一定周圍有水。

  海作他的壕溝 壕溝是防禦物。海(地中海)離開底比斯有好遠一段距離,怎能作他的壕溝?這就是上面所說那鴻給了太多線索困惑。不過從北方打過來的敵人,尤其底比斯是首都的話,地中海當然是第一條防線。另一個解釋:尼羅河泛濫的時候就像海一樣,大有一片汪洋的感覺,何況詩人筆下稍有誇張也未始不可。

  又作他的城牆 原文應是「眾水作他的城牆」。「眾水」指尼羅河的支流,圍在底比斯旁。但是尼羅河到底能不能做他的城牆?據說尼羅河泛濫、漲潮的時候能抵達卡納克廟(Temple of Karnak)的牆外好幾尺呢?以致「眾水」作他的城牆的說法不是不可能。從今天的眼光來看,尼羅河並沒有國防價值,但這是今天的看法,在古代小小的河流都可當作要塞防守,更何況尼羅河呢?

三9

  古實和埃及是他無窮的力量 古實的名字一改再改,現在的名字是「蘇丹」。這句子的翻譯應該是「古實是他的力量,埃及也是。」底比斯被侵略的時候,正當是「二十五王朝」,為古實人所控制,因此,先知說古實是他的力量,當然全埃及也是他的後盾。無窮的力量是「沒有止境」的意思:這可能是力量沒有止境,所以和合本譯無窮的力量,但是「沒有止境」也可以描寫沒有疆界,表示它版圖之大。

  弗人和路比族是他的幫手 弗人不肯定是哪一族?路比族是利比亞。反正當亞述來攻打的時候,底比斯有埃及本身的力量,南方有古實作後盾,利比亞在西方,更有弗人,一起來作幫手。

三10

  但他被遷移 遷移是「流放」的意思。遷移甚至逃難都是主動的,可是流放卻是被侵略國趕出去的,中間有疬輕重厚薄之分。

  被擄去 遷移是俘擄的結果,敵人不准他們留在當地。

  他的嬰孩在各市口也被摔死 這是多麼殘忍的事,然而在早期的歷史,尤其在閃族人中似乎常見這些事情,連以色列人也做過這樣的事。市口是十字路口上。

  人為他的尊貴人拈鬮 他們拈鬮來決定誰可以得到某一個貴族作奴隸。這些被擄的人命運真慘,尤其是國家的貴族,竟這樣地被人分配。

  他所有的大人,都被鍊子鎖疬,大人不一定是對嬰孩而言,他們是跟尊貴人作對仗,因此他們是大人物。歷史上曾記載亞述巴尼帕得勝以後,把一些附近聯盟的小國君主(他們是大人)都鎖疬牽到尼尼微去。

三11

  你也必喝醉 也必喝醉是指底比斯已經喝醉了,這不是指醉後的糊?糊塗,而是喝了上帝懲罰的杯。那鴻寫底比斯為的是襯托亞述的淪陷情況。

  必被埋藏 埋藏不知何解,各人解釋不一,原意是「隱藏」,但可解作「知覺迷糊」,似乎是跟疬喝醉而來,可是這?又不是真的喝醉。我們只好解釋作「敗得昏頭昏腦,惶惶如喪家之犬。」

  並因仇敵的緣故 仇敵是上帝的工具,實際上是上帝的懲罰。

  尋求避難所 過去他們是侵略者,現在他們是被侵略者了;過去他們是追擊者,現在是被追擊了;他們要找避難所了。

三12

  你一切的保障 保障是防禦工事。

  必像無花果樹上初熟的無花果 這一個比喻告訴我們甚麼?這?一定要有一個與一切的保障有相同或相類之點。初熟的無花果也許不像在樹上結了比較長時期的果子較為容易採摘,不過正因為是初熟的無花果大家更喜歡去摘。好久沒有吃到新鮮的無花果了大家快去採啊,把這比喻應用到尼尼微來,也許是大家等報仇的機會已經久了,好不容易有個機會大家都擁上去採了。

  若一搖撼 搖動無花果樹。這不是形容無花果的長得不好,而是描寫想吃無花果的人搖撼得猛烈,於是它抵受不了,只得讓無花果掉下來了。

  就落在想吃之人的口中 就是那群想吃無花果的人在起鬨,是他們在搖樹,所以他們就先吃到無花果了。

三13

  你地上的人民 人民是原文詞的本意,但這名詞也可指「武裝的義士」,下面一句話是如同婦女,應譯作「有婦女在你們?面」,人民當然有婦女,不必大驚小怪,值得寫出來,但是「戰士」中如果有婦女,那就糟了,表示亞述的軍隊軟弱,沒有勇氣。

  如同婦女 在上一句已討論。這句話其實是有問題的,根據歷史這一仗打得很出色勇敢。我們可以有兩個解釋:一是不論亞述打得如何勇敢,那鴻都認為他們如同婦女;另一可能是那鴻在講本書信息的時候是預言,將來真正打的時候可能會有出入。

  你國中的關口向仇敵敞開 關口原解釋為「門」,國中的關口是「地上的門」。我國古時的關口也是防敵人的,好像山海關,不是用來抽稅的。這些重要的關口都向仇敵敞開了,可見得軍無鬥志,有婦女在?面了。

  你的門閂被火焚燒 門閂是指城門的門閂,敵人大概善用火攻,在敵人猛烈的火攻中門閂疬火了,這是敵人攻進城的第一步。

三14

  你要打水預備受困 被圍以前要打足水。許多城水源一斷就會投降。開始的時候,尼尼微全靠雨水,後來從山頭上接管子進城。總之水是非常重要的關頭。

  要堅固你的保障 本節的保障和三12的保障是同一個字,加強防禦工事。

  踹土和泥 多去準備些泥土,踹灰泥。

  修補磚肷 把那些缺口,磚已破碎的地方,再多做磚塊趕緊補起來。

三15

  在那?火必燒滅你 在那?是在被圍困的城?,儘管亞述盡上最後的努力,增強國防力量,城還是淪陷了。除了上述敵人的火攻以外,還有可能是亞述人自己放火,所謂焦土政策。火燒滅你有火「吃掉」你的意思,畫面更加生動。

  刀必殺戮你 破城的時候,敵人進來刀殺戮是意料中事。

  吞滅你如同蝻子 蝻子是幼小的蝗蟲。這?的問題是刀……如同蝻子去吃農作物,還是稍遠一點的主詞火……如同蝻子去吃農作物,或者像火去燒蝻子,因為對付幼小蝗蟲和蝗蟲一個有效的方法是用火。如果我們把蝻子當作是吃農作物的,從文章上讀起來,也該是如此,但是下一句又把蝻子當作被吃的亞述人了。也許那鴻故意把蝻子一會兒是吃農作物,一會兒又是被吃的;在當時口講的時候可能更生動。如此說來,本句應該是蝻子吃農作物了。

  任你增加人數多如蝻子 這?指援軍的增加,也許連不是軍隊的商賈等都上前線去作戰了,多得像蝻子一樣。

  多如蝗蟲罷 增加到像蝗蟲罷。蝗蟲是蝻子長成以後的,當然比蝻子厲害,但是也沒有效果。

三16

  你增添商賈當然不是在圍困的最後一刻還有人要去做生意,而是緊張的一刻,前線人都被火和刀劍殺害了,連不會打仗的商賈也調到前線去作戰了。

  多過天上的星 這個比喻非常明顯,當然是有詩人的誇張在?面,不過讀者都懂得他的意思,他把可動員的人都送到了前線。

  蝻子吃盡而去 蝻子按照本註釋的看法,在三15上是侵略者,三15下是被侵略者,但現在似乎不能又回到侵略者。和合本似乎是這意思。吃盡應解釋為「剝光(如脫了衣服──撒上十九24等)」,這?「拔掉翅膀」而飛去。沒有了翅膀怎麼再能「飛(原文中有「飛」字)」?但是習慣上蝻子是飛的。這?所要告訴讀者的是雖然亞述人有那麼多兵,多到像蝻子一樣,仍是被人拔掉翅膀,打敗了,不得不退下來。

三17

  你的首領多如蝗蟲 首領是貴族,有高位的人。

  你的軍長彷彿成群的螞蚱 軍長也可譯為文士,反正是「文武百官」就是了。成群的螞蚱也可能是成群的「蝗蟲」,用字不同,故改為螞蚱,實際上,形容他們的多就是了。

  天涼的時候齊落在籬笆上 這是那鴻形容蝗蟲的特色,說明尼尼微城人口眾多,各行各業的人都集中在這?。首領軍長文武百官也都在首都,因此許多商賈也在這?。

  日頭一出,便都飛去 那鴻再度描寫蝗蟲,牠們是怕太陽的,太陽一出來,牠們就跑了。

  人不知道落在何處 蝗蟲之來,不知從何而來,去也不知去向何處。那鴻以這個特色來描寫尼尼微,真所謂「樹倒猢猻散」了。原先都集中在尼尼微,城破逃得一個也不剩了。

三8∼17

  亞述王亞述巴尼帕在主前六六三年曾遠征到埃及的底比斯,那時底比斯被稱為挪,(城),意思是唯一的城,又因為底比斯的「城神」是「亞們」,故稱為挪亞們。在亞述王遠征的時候,剛好的古實,即今之蘇丹管轄,因此亞述來犯的時候,蘇丹聯合了弗及路比族(利比亞)等附近國家,當然也包括了埃及本身的力量組成聯軍來抵抗,當時這支軍隊是非常龐大的,底比斯還有地理之便,遠處的防線地中海,城又座落在尼羅河的許多條支流的中間,這些都是天然的防線。然而終究還是不敵,打敗以後,人民逃亡,許多人都被擄。甚至嬰孩被亞述殘酷的軍人摔死在十字路口;一些貴族由遠征軍的領袖以抽籤的方式來決定他們是屬於誰家的命運;很多大人物都被鎖疬擄去。這些畫面對亞述人是非常熟悉的,他們曾不斷提起這些事來誇耀他們的戰功。但是亞述人該自問,你們現在較之當年的底比斯又如何呢?

  底比斯的失敗是敗在亞述人的手?,但最主要的是上帝的懲罰;同樣地,上帝也要懲罰亞述。亞述要遭遇到相同的厄運。你們(尼尼微)也要慌慌張張,走投無路,去找避難的地方。你們過去所依賴的防禦工事,當敵人來搶攻的時候好比無花果樹上的無花果,只要人去搖動樹身,無花果就會掉在人的口中。你們所依賴的軍隊,不值一擊,沒有勇氣作戰,正好像有婦女在?面一般。一些要塞關口都沒有用處,好像開了門歡迎仇敵進來似的。敵人的火攻實在厲害,把城門都燒起來,尼尼微已經失去了作戰的能力。

  尼尼微雖然早有準備,城?雖有充足的水源,城牆上有缺陷的地方也已儘快的修補,各項的武備充足,然而敵人節節勝利,很快就衝到城下,城外城內只看見一片火光,火焰伸出火舌來吞噬一切的居民,刀劍無情地大量殺戮。敵人的進城好像幼小蝗蟲吃農作物一樣,一下把城?的民眾都殺死了。尼尼微不斷增援,一批批的救兵調上去甚至多到像蝗蟲一樣也沒有用處,最後把普通老百姓,甚至商人都送上前線去作戰了,連文官也去衝鋒了,仍然無效,戰事挽回不過來。正像成群的蝗蟲一樣,一下就不見了,這些士兵也死的死,逃亡的逃亡了,一時作鳥獸散。偌大的帝國竟到一敗塗地的景況。

後記──哀歌 三18、19

  現在到了結論的時候,那鴻以哀歌的方式來記念亞述的敗績,真是一片淒涼,對亞述而論這是一個很恰當的報應。

三18

  亞述王阿cs8 雖然許多學者都認為這稱呼是後加的,而且它破壞了希伯來文詩體,但是幾乎所有的譯經者都接受這句話,而列在經文之中。

  你的牧人睡覺 牧人是多數,顯然是指亞述王手下的高級官員。睡眠實在有「死」的意思。

  你的貴冑安歇 這?的安歇和睡覺一樣,恐怕是長眠了,安歇也該是「安息」。貴冑是「貴族」。

  你的人民散在山間 人民是城?的居民和官兵,散cs8好像羊沒有牧人,因為上面已經說過牧人都死了。

  無人招聚 既然沒有牧人照顧,羊就在滿山遍野亂竄了。

三19

  你的損傷無法醫治 指尼尼微失敗以後的慘狀。病人聽到無法醫治這幾個字是多麼痛心。損傷是國破家亡,無可挽救。

  你的傷痕極其重大 重複上一句的意思。

  凡聽你信息的 凡聽到有關你亡國信息的。

  必都因此向你拍掌 尼尼微作惡多端,樹立許多仇敵,今天報應來到,大家豈不高興得拍掌嗎?

  你所行的惡 惡指殘暴的行為,加給人的痛苦,無謂的殺戮等等。亞述過去征服別人的時候,無惡不作。

  誰沒有時常遭遇呢 亞述東征西討征服了許多國家,這些被征服國經常遭受到亞述的殘暴行為。

三18、19

  到結尾的時候那鴻以一首哀歌來結束他的信息。亞述王阿,你現在還有甚麼話說,一世的英雄,祖宗的基業而今安在哉。你的部下都安息了,你的貴族都長眠了,你的百姓都四散逃難去了,不再有人照顧,你現在孤單寂寞。你的國家已經滅亡了!這種創傷是無法醫治的,你的傷痕實在太大了。可是這些都是罪有應得,過去的顯赫、殘酷,現在報應來臨了。過去多少人受過你們的欺凌,你們亡國的消息一傳出去,大家高興得不得了,都拍掌歡樂,因他們都吃過你的苦,他們都經歷過你的蹂躪。

  那鴻以一件歷史的事蹟──尼尼微的被圍和淪陷來傳揚一個永?的信息。亞述的遭遇說明一個真理,上帝是永恆的,他不會讓殘暴的國家永享基業,他又是公義的,全世界都在他掌握之中,他要審判。亞述的被圍、失敗、滅亡就是上帝的審判。── 周聯華《中文聖經註釋》

資料來源: 華人基督徒查經資料網站; http://www.ccbiblestudy.org/Old%20Testament/34Nah/34CT03.htm
新增日期: 2008/03/09
狀態: 已經過審核


返回那鴻書第3章

本資料來源為網友自行上傳。若有版權爭議請聯絡 webmaster@taiwanbible.com 我們會盡快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