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加入會員會員登入點數說明網站地圖聯絡我們奉獻支持 (尚未登入) 真愛與承諾 8月13日 星期四
更多>>
 

服務列表
靈修
資訊
社群
知識
分享
遊戲
台灣聖經網
靈糧中心 線上奉獻
代禱信 登廣告


聖經閱讀 經文筆記本 我的最愛 聖經搜尋 本日金句
英文聖經 聖經計算機 每日一章 背經工具 三合一搜尋

經文字級:

帖撒羅尼迦前後書的神學

帖撒羅尼迦前書 全書


 
帖撒羅尼迦前後書的神學(Thessalonians, First And Second, Theology of)

保羅的帖撒羅尼迦書信,正好證明保羅並非一個只躲在象牙塔內思想的神學家。這位耶穌基督的僕人曾經為耶穌的緣故,在受人唆擺的外邦人和敵對的猶太人手中,經歷種種的苦待(林後十一23-27;帖前二2;參徒十四4-5、19)。這位矢志傳揚福音的使徒,曾經在路司得被稱為神,又在特羅亞使一個死去的少年人復生,更在包括帖撒羅尼迦的許多地方引起騷動(徒十四12,二十10-12,十七5-9)。儘管有些人因為他在加拉太書和哥林多書信中的某些字句,不幸地以為這位偉大的外邦人使徒是一個專權的人,我們仍然鼓勵讀者透過研讀這封寫給帖撒羅尼迦信徒的書信,從另一方面去瞭解保羅。



在正典中的位置

這兩封編排在保羅著作中接近末尾的書信非常寶貴,它們是幫助我們瞭解保羅思想和心境的重要資料。研究聖經的人都應該知道,新約書卷現時排列的次序,並非按照它們成書日期的先後,而是依據某些較為神學性的原則。以保羅書信為例,負責整理新約的初期信徒將羅馬書列為保羅著作的第一卷,是為了讓它作為救恩論的一個總結。在它之後是哥林多前後書和加拉太書,它們均是處理信徒對救恩含義瞭解不足而引發的問題。接著的是以弗所書、腓立比書和歌羅西書,它們一般被稱為「監獄書信」,內容主要是闡釋基督論對教會生活所帶來的不同啟示。在這七封書信和那些寫給個人的書信(提摩太前後書和腓利門書)之間,便是帖撒羅尼迦前後書。

這兩封幾乎被人漏掉的簡短書信,主要是處理末世觀如何影響教會。它們具有重要的價值,因為它們可能是新約聖經中最早期的文獻──於主後50年代初期成書。然而,它們的重要性卻經常備受忽視,因為許多基督教神學家都將注意力放在救恩論上。同時,有一些解經家往往將這兩封書信連同但以理書和啟示錄併合起來,預測末世的種種事情。但只要細讀這兩封書信,我們便會發現它們涉及更廣的範圍,包括使徒保羅根據信徒在基督?的生命蛻變為基礎,處理早期教會生活的重大問題。



歷史和文學問題

這兩封書信引起近期不少學者的討論,牽涉的主題甚廣,包括作者身分、書信次序、風格和神學的一致性。儘管有些學者根據風格和語調的問題,強烈地否定保羅是帖撒羅尼迦後書的作者,但當我們對有關的論據作全面的檢視之後,便會發覺它們的臆測成分居多。關於兩封帖撒羅尼迦書信的次序問題,實在並不容易完全化解,因為信徒受敵在帖撒羅尼迦前書似乎已成過去(帖前一6,二14-16,三2-5),但在後書?,信徒又好像正受到逼迫(帖後一4-8)。對此我們可以有不同的解釋,不同的解釋會對次序有不同的結論。儘管帖撒羅尼迦後二章15節所指的信,可能就是帖撒羅尼迦前書(帖後二2可能暗示在兩封真跡的書信之間,出現一些冒名的假信),但這兩封書信本身還是欠缺足夠的資料來確定次序的問題。

有人比較兩封書信後,認為兩者的神學並不一致。其實我們可以理解為保羅對教會的信徒提出的末世問題,作出不同的反應或回應。此外,對於有人認為這兩封書信──或是其中一封──是特別針對諸如諾斯底派或猶太人基督徒等強大外來勢力之說法,我們亦難從書信本身找到確鑿的證據。這些看法主要是由書信以外的其他資料推敲出來。



寫作背景

帖撒羅尼迦前書顯然是在保羅匆忙離開帖撒羅尼迦和庇哩亞,到達亞該亞(大概就是哥林多)之後所寫的(參徒十七1至十八1)。保羅因提摩太帶來帖撒羅尼迦的好消息便大大放心(帖前三6)。他寫這封信,一方面是為了回應他們的關注,另一方面是對他們作一般的勸勉,幫助他們過誠實無偽的生活。這封書信連同哥林多前書正好提供了一個可供對比的獨特研究。哥林多前書十六章5至12節給人的感覺是,保羅和他的宣教同工並不急於要前往哥林多,他們只一心想去馬其頓(林前十六5)。另一個對帖撒羅尼迦信徒的正面評價,是作者指出他們的信心不單在馬其頓,更在亞該亞和別的地方傳開了(帖前一7-8)。這是兩個鄰近地區省會的一個較量!帖撒羅尼迦後書所能提供的資料很少,值得留意的,就只有保羅得知該教會正面對外來的敵意攻擊(帖後一4-8)。即使在宣教的初期,這種敵意已經存在(徒十七5-13)。痛苦、損失和患難,往往是孕育重要神學思想的溫床;保羅給帖撒羅尼迦信徒的這兩封書信,正是最佳的例子。



主題

保羅書信的主題總是令人興味盎然的,這兩封帖撒羅尼迦書信當然也不例外。

保羅的三點式重點 即使熟悉哥林多前書十三章那著名三大美德──信、望、愛──的人,都未必會覺察保羅經常採用類似的「三點」思想來寫他的書信,又或是運用這個著名的「三常」來支持某個神學重點。在「三點」中排列最後的那一項,通常就是信中所強調的重點。以哥林多前書為例,它的神學重點就是鼓勵信徒真實地活出愛,這亦是「救恩三點」(稱義、成聖、得榮耀)中的第二點。羅馬書五至八章所強調的同一個重點:信、望、愛亦是以相同的次序出現(羅五1、2、5)。然而,帖撒羅尼迦前書的主旨是末世;在這?次序卻是信、愛、望(帖前一3)。在「歸向」、「服侍」和「等候」(帖前一9-10)這三個動詞組合中,亦明顯反映出它的重點。

今生的盼望 本書雖以盼望為重點,並不表示保羅不關心信徒的成聖問題(帖前三12-13,四3-4、7,五23;帖後一10,二13)。因著神在基督?已經給世界帶來新的盼望,保羅就能夠從基督徒的復活和得榮耀(帖前四14-17;帖後一10),以及神對罪惡的審判(帖前五2-3;帖後一6-9)這最終的角度,來看這世上的苦難。

既考慮到這終極的事實,保羅便勸勉他的讀者要在生活中行出聖潔的典範(帖前四3-7,五23;帖後三13-14),以及要有愛心、信心、和平、剛強、純潔、忍耐和勤懇的表現(帖前四1-7、9-11,五6-22;帖後三6-13)。

效法的榜樣 不過,保羅向讀者提出的勸勉,並非單是參考意見而已。他本身也是在一種多元文化背景中成長,當然明白任何老師,無論是耶路撒冷的猶太拉比,或是大數城的斯多噶哲學家,言教都必須配以身教作為基礎。於是,保羅採用了「效法」這個專門概念來激勵他的讀者學效或模仿他,以他的行事為人作為生活的榜樣(帖前一6-7,二14;帖後三7-9;參腓三17)。可是,他清楚知道自己不是最高的典範。他本人也不過是效法基督的榜樣,所以,他的讀者當然也要效法基督(帖前二14-16;參腓三1-18)。

保羅既然要效法基督,就意味著他要在他所教導的信徒生命中有份。因此,他在帖撒羅尼迦前書中同時以女性(母親,二7)和男性(父親,二11)的角色,來描述他與讀者的關係。不過,形容保羅與這群信徒之間的關係的最重要措辭,可能是parakalein/paraklesis(即「安慰」、「扶持」等)這詞組。它們乃描述一個人極之關心另一個人的幸福,亦用於約翰福音,來描述聖靈為信徒擔當的角色(有關parakletos一詞的含義,可參約十四16、26,十五26,十六7;同時請參考耶穌在約壹二1的角色,以及約十四16中「另外……一位」的含義)。事實上,保羅是效法基督和聖靈的榜樣,對帖撒羅尼迦教會承擔了一個地上勸慰者的角色。有感於這個觀念在帖撒羅尼迦前書所構成的重要意義,有學者甚至考慮在原則上應把這封書信歸類為「勸慰信」(Letter of Consolation)。

來生的盼望 然而,這兩封信的神學重點是關乎帖撒羅尼迦信徒將來的盼望。他們急欲追問的問題,似乎是有關主再來(parousia,「來」或「降臨」,參帖前二19,三13,四15,五23;帖後二1、8-9)的時間。既然基督徒也會死,亦需埋葬,如非基督徒一樣,那麼來生與耶穌同在這盼望在哪??

保羅的答案非常清晰。死亡不能使盼望幻滅,因為死亡並非基督徒的終結(帖前四13)。正如古爾曼(Oscar Cullmann)所闡釋的,保羅提出的答案並不是甚麼含糊的希臘式永生不滅理論;人的靈魂並非像柏拉圖所說的那樣長出翅膀,然後被吸納進入宇宙之中。反之,死人將要復活(帖前四16)!所有基督徒都會與耶穌相遇。那些仍在生的人則會從地上被取去或提到空中,永遠與他們的主在一起(帖前四17)。

這?用了一個涉及空間的專門用語──「被提」(Snatched Away/Caught up)(harpazein,帖前四17)。它的拉丁對等字詞rapere衍生了英文字詞“rapture”(「被提」)的理論。上個世紀的時代論解經家便試圖將帖撒羅尼迦書信的這個主題,套入他們對啟示錄的詮釋中。但由於啟示錄沒有相應的字眼,他們惟有將它插在該書的三至四章之間。不管我們如何理解「被提」,重要的是瞭解保羅的用意──他要安慰喪失親人的信徒(四18),說明信徒無論是死了或活著,都永遠與耶穌同在,永遠安穩。

這段經文亦引起人死後狀態的問題。有人便提出「魂睡」(Soul Sleep)的理論。可是,要簡略地澄清兩個問題。首先,靈魂不滅是一個希臘觀念;根據上述理論,後來被引入基督教的復活觀中。其次,「睡」一詞暗示一個人死後,亦有時間的因素存在。這兩個觀念都未必和保羅著作中的思想,或是他在這?所用的喻意手法吻合。

他的重點其實是要確保帖撒羅尼迦信徒不為死去的信徒擔憂;後者在神的手中得享安穩。然而,保羅在這?運用了睡覺的意象,勸勉他們在還活著時要認真生活,不要浪費生命(參帖前五6)。同時,當有事情發生的時候他們也不用驚慌,因為一切都由神掌管,包括事情出現的時間(帖前五1-4)。但是,這?沒有為讀者提供任何末世的時間表;保羅只是提醒他們,要隨時準備主的「降臨」,但它的時間卻在神的手中(帖前四16形容為「號吹響」;五2-3表示是在夜間突如期來,或如產難臨到懷胎的婦人一樣)。

不過,這種不夠明確的末世神學似乎未能滿足教會中某些信徒的需要。因此,保羅在帖撒羅尼迦後書再提醒他們,不要輕信一些謬稱主何時再來(parousia,帖後二2)的失實流言,甚或是一封冒名的書信。時間還未臨到,有關的徵兆或條件的配合仍未出現!他們不應被胡亂的猜測所欺騙(帖後二11)。世界將會愈趨敗壞,直至罪惡失控,一個無法無天的沉淪之子將要控制大局、自稱為神(經文用「坐在神的殿?」的字詞來象徵,帖後二4)。信徒卻不可忘記是神掌管一切,是祂攔阻罪惡的蔓延(帖後二6),直至祂所定的時間到了,撒但的工作便會徹底滅絕(帖後二8-10)。

因此,保羅在這兩封書信的重點,不在於告訴信徒主再來的過程,而在於向信徒保證,他們與神永不分離,而且人類歷史乃掌握在神的手中,而非操控在邪惡和逼迫的勢力手?。

作者並沒有嘗試在這兩封早期的書信中闡揚基督論或三一論。神、耶穌和聖靈最終如一(帖前一2-5;帖後二13-16);在基督耶穌?作工的,其實就是獨一的神(帖前二13-14,五18);耶穌的死和復活是基督教信仰的基本元素,也是基督徒盼望和真實生活之基礎(帖前一10,二14-16,四14)。

對保羅來說,傳福音與信徒的生活見證是分不開的(帖前一8,二13-16,四11,五12-22;帖後一3-4、11-12)。對於他們生活上的美好見證,保羅非常喜悅(帖前一6-7)。他十分關心他們的福祉,遂呼求神向逼迫他們的人施報(帖前一5-10)。由於他深信基督徒的生活見證是向普世宣教的基礎,因此,他逼切地一再勸勉信徒,要在一切端正和美善的事上竭力,遠離所有令人犯罪和閒懶的誘惑(帖前二2-6、9-11,三4-5、10、13,四1-12,五12-23;帖後一3-4、11,二13-15,三3-5、9-10、12-14)。信中滿是勸勉與代禱的優美結合,反映保羅十分關注信徒在基督?的靈命,他的關懷之情躍然紙上。

Gerald L. Borchert

資料來源:
新增日期: 2013/12/13
狀態: 已經過審核


返回帖撒羅尼迦前書

本資料來源為網友自行上傳。若有版權爭議請聯絡 webmaster@taiwanbible.com 我們會盡快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