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加入會員會員登入點數說明網站地圖聯絡我們奉獻支持 (尚未登入) 免費索取酷卡 8月8日 星期六
更多>>
 

服務列表
靈修
資訊
社群
知識
分享
遊戲
台灣聖經網
靈糧中心 線上奉獻
代禱信 登廣告


聖經閱讀 經文筆記本 我的最愛 聖經搜尋 本日金句
英文聖經 聖經計算機 每日一章 背經工具 三合一搜尋

經文字級:

以斯拉記的神學

以斯拉記 全書


 
以斯拉記的神學(Ezra, Theology of)



神的主權和作為

神是「天地之神」(五11)。祂興起君王,賜給他們權柄(一2)。祂能夠激動他們的心,使他們遵行祂的旨意(一1)。作為諸王之王的亞達薛西王也不能拒絕一位卑微的文士所提出的請求,因為這位文士有神的手幫助他(七6、12)。省長、貴族、總督和那些不共戴天的敵人,都在不自覺間成了耶和華的得力僕人,幫助祂實行復興百姓的計劃。

當神開展計劃時,君王只讓神動工是不足夠的,他們本身更要成為實行神至高旨意的工具。在世界政權上稱雄稱霸的古列王,首先下詔令批准猶太人回國,並重建聖殿(一1-4)。這位「諸王之王」容許百姓重建耶和華聖殿一事,在神眼中仍然不足夠。他必須讓聖殿得著尊榮,資助購買用以獻祭的祭牲,以及任由百姓把全省收集所得的金銀用於聖殿上(七12-18)。亞達薛西王不單接受妥拉(Torah),還下令凡是那聖者吩咐的,都要熱心完成。他頒令要嚴懲那些不遵行神律法的人(七25-26)。

本書沒有令人嘖嘖稱奇的戲劇化神蹟。以色列的神在無聲無息之間改變人的心,不管他是大人物抑或小人物。書中沒有要神降重災使之謙卑的法老。偉大的造物主安然站在一旁,任由敵人設法阻撓祂至高的旨意(四至五章)。當建殿計劃似乎成功無望的時候,突然之間,這些敵人不單接到諭旨,要他們不可攔阻工作,甚至要他們撥出稅款來作為建殿經費(六6-7)。事奉的人則豁免納稅(七24)。那些極力要使工程擱置的人,如今卻成了資助工程進行的人。工程所需用的一切,都萬無一失地供應妥當。任何妨礙這工作的人,將會被懸掛在自己房子的樑上(六11)。神的恩典顧全了由最微小至最重要的事情,祂的主權非人所能抗拒。

沒有人看見神,但神卻確實在作工。尼布甲尼撒從聖殿奪取的金銀器皿,如今要交回殿中。然而,在交還的行列中,卻沒有任何金造的偶像。從古列的諭旨中,我們得知許多不同國籍的人都可以重歸故國,而許多偶像都交回他們的廟宇。但這些卑微的猶太人在回歸的時候卻顯得很獨特,因為他們沒有隨身攜帶任何雕刻的偶像,他們只帶著具體地彰顯神至高權能的標記。



神的無處不在

神不單是天上的神,更是「我們列祖的神」(七27)。祂不單激動君王的心,猶太人的心亦受到同一位靈的感動,要重返故國,重建聖殿。事實上,神施恩的手必幫助一切尋求祂的人(八22)。祂的手會拯救祂的百姓脫離突如其來或隱藏的危險。因此,他們可以不用王的軍隊護送(八31)。以斯拉亦因著神施恩的手的幫助,有力量履行他的工作和得以來到耶路撒冷(七9,八17-18)。

神的恩典和聖潔

神是公義的,沒有一個不潔的人能在祂面前站立(九15)。以色列可說是罪惡滔天(九6)。神的恩典一臨到,她的枯骨立時又恢復生機。在波斯王朝面前,這些受轄制的奴隸獲得極大的恩惠。他們如同釘子釘在神的聖所;這個沒有牆垣的國家成了神的保護範圍(九8-9)。即使他們干犯了神,神仍給予他們指望(十2)。他們雖犯了大罪,神還賜給他們奇妙而不配得的恩典(九13)。



聖經

神將祂的「妥拉」(即律法書)透過神人摩西交給以色列(三2)。因此,它又可稱為摩西的妥拉(七6)。它不單是口頭的訓誨,更是清楚寫下來的(三2)。以斯拉除了用心查考神的話,更切實遵行它(七10)。他又教導別人遵守,因為不遵從的人,將要承受嚴重的後果。



神的百姓

以斯拉記中的那群人,人丁單薄,卻背負著一個使命,是神的餘民。神藉著由祂所立、堪稱古代世界的偉大君王古列,把祂的重要使命交給他們(拉一1-4;賽四十五1)。這位君王甚至用先知傳講神信息的常見方式(「……如此說」),來帶出神的話。

像聖經的任命一樣,這?隨之而來亦有兩個命令。以色列人要回國,重建主的聖殿。雖然是由古列下詔降旨,卻不是純粹世俗的任務。回應使命的百姓,個個都是「被神激動他的心……都起來要上耶路撒冷去建造耶和華的殿」(一5)。那些不想歸回的猶太人,則在古列的詔令下,提供物質的支持(一6)。

也許,這些人就是以賽亞書六章12至13節提到的,是「聖潔的種類」,是剩下的餘民。他們如何回應妥拉,以及神為他們所立的領袖之吩咐,將決定將來數百年猶太教的情況。從某個意義來說,他們的行動,將會影響聖經或摩西的信仰能否繼續保存,進入新約的時代。

他們不是佚名的群眾。他們都是有名有姓、活生生的人(拉八20)。他們與那些自出埃及以來神的百姓一脈相承。那些一家之主的名單,不單提供了人數,也提供了他們的身分(二章,八1-14)。他們每個人的身分都十分重要。家庭的團結也很重要,他們是擁有共同目標的同胞。

神已經施恩幫助他們(八22)。他們被委以一個神聖的使命。從某個意義來說,神救贖計劃的前途已交在他們手中。正因這緣故,他們必須分別出來,成為一個聖潔的民族,不可與神所憎厭的異族人通婚。九章1節便將他們與那些以不潔、污穢全地的異族人作出對比。

神曾經應許,只要他們尋求祂,就必得著額外的施恩。但與此同時,神亦警告他們,祂的能力和憤怒必攻擊一切離棄祂的人(八22)。他們的悖逆不忠,已經把國家帶到毀滅的邊緣。如今,神再顯的救恩已把他們從為奴的境況中拯救出來,給予他們第二次重生的機會。

一切都在乎他們對神的忠心。他們若忠於神,神便會讓他們得吃土地生出的美物,這地亦會留下給他們的子孫為業(九12)。他們不單植根於過去,更建基於將來。他們所做的一切,將會影響世世代代的幸福。

假如他們昔日沒有堅持列祖的信仰,他們當中就不會興起馬加比(Maccabee)的愛國家族,起來力抗安提阿古四世(Antiochus IV)強逼他們接受希臘宗教的行動。否則基督的門徒將會在一個以宙斯(Zeus)神廟為中心的地方生活。

在以斯拉記中,神的百姓都是立約的子民。他們對神的命令感到顫驚(十3)。他們作為民族中的一員,會對他們的領袖說:「我們必幫助你,你當奮勉而行。」(十4)當面對領袖作出正確,卻又令他們感到難受的決定時,他們的回應竟然是:「我們必照著你的話行」(十12)。他們不像從前那群在西乃山作出重要的決定,立志跟隨神,卻在轉瞬間便因拜金牛犢而跌倒的百姓(出二十四3)。作者以一句精煉的說話來概括了他們的回應:「被擄歸回的人如此而行」(十16)。



施恩的途經

根據經文記載,這群朝聖者所做的第一件事,是聚集在耶路撒冷,「如同一人」(三1)。他們清楚知道合一和公開的敬拜,是十分重要的。他們效法祖宗亞伯拉罕的榜樣,第一時間建造祭壇(三2)。

即使聖殿的根基還未立定,他們已率先慶祝住棚節。神設立這節期,是要提醒他們不要忘記昔日以色列人在曠野的飄流和生命的脆弱(三4)。他們在音樂、讚美和彼此唱和聲中,同心敬拜神(三10-11)。他們讚頌神永不止息的恩典,已經帶領他們離開為奴之地(三11)。

在聖殿奠基的那一刻,這群百姓的心必然是緊緊地連結起來的。他們在這個曉富意義的聚會中,一同分享悲與喜(三12-13)。事實上,他們很容易找到藉口待聖殿完工時才舉行敬拜。然而,這群朝聖者卻深深明白,敬拜和敬虔的心,比一座建築物來得重要。

在以斯拉這群小羊的周遭,正有一群強悍威猛的敵人虎視眈眈。因此,以斯拉在未曾禱告和禁食之前,便不准他們上路(八21)。他曾向王誇耀神的偉大能力。於是他們便同心祈求主的保護。經文用了一句話來指出他們禱告的功效:「〔神〕就應允了我們」(八23)。這事以後,以斯拉明白到,神不單能夠向祂的百姓伸出施恩的手,他們也能夠在需要的時候,向神舉手禱告(九5)。

除了公開敬拜外,這群會眾亦經歷到傳講神的話是何等重要。當他們完成使命的決心遭到動搖的時候,先知哈該和撒迦利亞便起來,奉以色列神的名向他們說訓勉的話(五1)。百姓以行動來回應:他們都起來動手作神所差派的工(五2)。眾先知都在他們旁邊,用神的話來鼓勵他們。



領導和事奉

以斯拉深知百姓需要有優秀的領袖來領導他們。他一直等到有才智見識的人加入,才開始上路(八16-18)。不過,才智不是作領袖的唯一素質。事奉的人還必須接受嚴格的問責制度。負責司庫的人必須把交來的禮物小心秤過,當抵達耶路撒冷時又再秤量和數點清楚(八25-34)。

領袖必須作群羊的榜樣。當以斯拉得悉作首領的,竟在娶外邦女子一事上為罪魁,使他十分震驚(九2)。這些領袖不單被革職,而且在本書的結尾,更列出他們的名字,作為對後世的警惕(十18-44)。

猶太人的他勒目(Talmud,譯註:口傳律法及猶太人遺傳的法典)把以斯拉視為第二位摩西。從聖經的角度看,他們二人確實有不少地方可互作對比。以斯拉並非一位律法主義者,他沒有花過多精力去研究律法書。從他使重視聖經的猶太教得以重生和復興的事實來看,他可說是第二位猶太教之父。他除了使百姓團結起來,還使他們有合一的靈來保持信仰的真實,直到基督來臨。

他是一位有學問的文士,像摩西一樣專心查考神的律法(七6、10)。此外,又如摩西一樣,他帶領同胞離開異國,走上一條危險重重的路途。他為了建造敬拜神的聖所,收集百姓甘心樂意作出的奉獻。他選派領袖來分擔他的職務。他的領導方式也跟摩西相似。當面對會眾的危機時,他也跪在主面前禱求(民十六4;拉九5)。



道德倫理和會眾的組織

驟眼看來,最後兩章記載百姓要休掉所娶的外邦女子,似乎是非常殘忍和過分的做法。但我們必須記著,在危急存亡的時候,需要孤注一擲的措施。百姓與不潔的異族女子通婚,已經令會眾走到滅絕的邊緣(九14)。這以聖經為基礎之信仰的存亡關鍵,正繫於如何處理這個問題。

離婚是一個嚴重的問題。然而,它的嚴重性又遠遠不及人類得蒙救贖的問題。我們必須指出,這種與外邦女子的結合,永遠不會產生幸福的婚姻。當他們最初踏足那地時,外邦人都前來對他們說:「請容我們與你們一同建造,因為我們尋求你們的神。」(四2)可是,在場的每一個人都必然聽見他們領袖的回答:「我們建造神的殿與你們無干。」進入婚姻關係的雙方,假若不能分享共同關心的事情──尤其是在信仰方面──實在很難同偕到老。

還有,他們不是在毫無考慮的情況下任意解除婚約。他們差派一些領袖來審判每件離婚個案(十14)。當中毫無疑問會留下一個空間,察看某人的妻子是否已經完全接受了他們的信仰,可以不再作異族人看待。

把不遵從議定的人逐出會眾以外,似乎是太極端。然而,我們不可忘記,這會眾存在的目的,是為了建造神的殿。那些不能忠於這目標的人,當然不應期望他們繼續參與這個以建殿為唯一目的之群體。

Paul Ferguson

  

資料來源:
新增日期: 2013/12/13
狀態: 已經過審核


返回以斯拉記

本資料來源為網友自行上傳。若有版權爭議請聯絡 webmaster@taiwanbible.com 我們會盡快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