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加入會員會員登入點數說明網站地圖聯絡我們奉獻支持 (尚未登入) 聖經網酷卡 9月18日 星期三
更多>>
 

服務列表
靈修
資訊
社群
知識
分享
遊戲
你教會的講道在哪找?
靈糧中心 線上奉獻
代禱信 登廣告
為孩子禱告 LINE



聖經閱讀 經文筆記本 我的最愛 聖經搜尋 本日金句
英文聖經 聖經計算機 每日一章 背經工具 三合一搜尋

經文字級:

那鴻書的神學

那鴻書 全書


 
那鴻書的神學(Nahum, Theology of)

那鴻書是基督徒有意無意忽略的書卷。首先,它是小先知書中篇幅最短的書卷之一。而且,在它之前的彌迦書由於包含某些廣為人知的彌賽亞預言,相形之下,那鴻書便黯然失色。對於持守耶穌所教訓我們,要連左臉也轉過來由人打(太五39)和收刀入鞘(太二十六52)的基督徒來說,那鴻書可能會令他們陷於困惑,甚至反感。究其原因,是因為當尼尼微城在暴力下傾覆,其中的居民死傷枕藉的時候,先知那鴻竟為此而狂喜。然而,本書的架構與內容其實相輔相成,所帶出的神學信息極之寶貴,能激勵今天的信徒對神有更深的信靠和順服。



舊約的處境

那鴻書的成書日期應該在主前663年之後,因為當中提及挪亞們陷落(三8),該事件正是在那個時期發生。倘若以預言的嚴謹角度去看,本書的信息必然是寫給主前612年前的人,因為尼尼微城是在那年遭巴比倫和瑪代聯軍攻陷的。亞述在一章12節仍然「未受損傷」,這可能是確定成書日期的一個重要線索,暗示它是在主前626年之前成書的,那時亞述的衰弱已是眾所周知的了。

因此,我們至少可以粗略地勾勒出本書的歷史背景。在主前7世紀,亞述在近東地區稱雄已有數百年。當我們認識亞述人對神的百姓和周遭列國的殘暴欺凌,就可以理解那鴻為何那樣怒不可遏。

頌讚詩 本書是以一首頌讚詩開始,內容描述神是一位大能戰士。它近似詩篇中的幾篇勝利之詩(詩二十四,六十八,九十六,九十八篇),稱頌耶和華審判敵人(一2-6)、拯救百姓(一7-8)。這時作者仍未明確道出誰是神的敵人和百姓。

救恩和審判 救恩和審判的主題繼續在下一個預言段落出現(一9至二2)。作者以高明的手法將審判和救恩的神諭梅花間竹地交織在一起,但它們的對象仍然未有明講(除了在一15提及猶大)。整個段落採用第二人稱代名詞。這種延遲澄清身分的手法,除了令讀者更為留心之外,亦可營造一種緊張的戲劇感。救恩的神諭在一章12至13、15節和二章2節出現;而審判的神諭則於一章9至11、14節和二章1節出現。在連串神諭之後,先知見異象,並如親歷其境般把該城將來的傾覆一一勾勒出來:他看見進逼的戰車(二4)、進犯的軍隊(5節)、倒塌的城門和宮殿(6節),並看見全城遭搶掠(9節)。

譏諷和咒詛 這幅全城傾覆的圖畫帶出向尼尼微城發出的連串譏諷和咒詛。此城昔日如同驕傲的獅子,如今卻苦無獵物(二11-13)。它被比作妓女,被捉拿並公開羞辱(三4-6)。在這兩個嘲諷的比喻中間,夾著一個咒詛的神諭(三1-3)。這個神諭源出於葬禮的場景,但此處卻完全沒有任何同情或哀傷;作用是要威嚇和咒詛。尼尼微是「死有餘辜」的。

在兩個諷刺性比喻之後,作者再以一個歷史事件來加強嘲諷。尼尼微認為自己穩如泰山,但昔日的挪亞們豈不是一樣?可是,請看這個以埃及龐大軍力撐腰的城邑有何下場(三8-10)。

隨後的段落是一個接一個的辱罵(三11-15)。尼尼微的城堡如同待人吞吃的「初熟的無花果」,她的軍隊如同婦女。那鴻在總結這連串諷刺時,把亞述比作一群蝗蟲(三15下-17)。蝗蟲對農作物造成極大的破壞,聖經常常以牠們來形容殘暴肆虐的軍隊(參珥一2-12,二1-11)。但在這?則突顯蝗蟲的另一個特性:牠們會迅速飛走,轉眼便無影無蹤。

輓歌 本書以一首輓歌作結(三18-19),鋪排至為合適。經過斷斷續續出現的異象、一幅接一幅的戰爭場面和尖銳的辱罵聲之後,此刻代以平靜和哀悼。跟咒詛的神諭一樣,輓歌亦是源出於葬禮的。然而,這?所流露的,並不是一般喪禮的傷心和痛惜,反而是如釋重負的喜樂情緒。

那鴻將這個有關神與祂百姓關係的信息,帶給同時代的人:神是大能的戰士,祂要來拯救百姓脫離亞述人的殘暴統治。曾幾何時,神向那城施憐憫;但如今,神要審判祂的敵人,並且要拯救祂的百姓。



新約的角度

一直以來,本書的神學價值往往被教會所忽略。它的預言似乎很狹窄。那鴻書傳達的神諭是關乎亞述這個古老大國的滅亡──我們實難理解它對今天有何相干。

神是戰士 我們若仔細留意寫作架構,就會把注意力放在本書的開首。在論及猶大和亞述之先,作者一開始便把呈上一首頌讚詩,內容描述神是拯救和審判的戰士(一2-8)。這幅勾勒神的圖畫,適用於任何時代,目的是讓人知道祂是審判罪惡的戰士。

那鴻書因此很吻合由出埃及記至啟示錄所描述神的戰士角色。那鴻時代的以色列人很清楚認識神的戰士身分。祂曾拯救先祖脫離埃及人的奴役,並且用紅海審判埃及人。祂亦在撒母耳的年輕時代和北國被擄的時期,以公義審判祂自己的百姓。

在新約?,神是戰士的主題其實是源於舊約。當舊約時代快接近尾聲時,眾先知引頸期待一位驍勇善戰的大能拯救者的來臨(亞十四章),拯救以色列民脫離欺壓者的手。施洗約翰預期這樣一位彌賽亞急速來臨:「毒蛇的種類!誰指示你們逃避將來的憤怒呢?你們要結出果子來,與悔改的心相稱。不要自己心?說:『有亞伯拉罕為我們的祖宗。』我告訴你們,神能從這些石頭中給亞伯拉罕興起子孫來。現在斧子已經放在樹根上,凡不結好果子的樹就砍下來,丟在火?。」(太三7-10)然而,當耶穌出現的時候,祂卻不符合約翰的預期──祂不單沒有帶來即時和激烈的審判,反而四處治病和趕鬼。其後,當約翰被收監後,他開始懷疑耶穌的身分,便派兩個門徒去詢問耶穌(太十一1-19)。耶穌以更多的治病趕鬼來回應。祂要藉這些行動讓約翰知道,祂就是約翰所期待的神聖戰士。不過,戰事其實比約翰所想像的更為激烈。耶穌要發動聖戰,但戰鬥的對象並非以色列那些血肉之軀的敵人,而是撒但本身。耶穌藉著被釘十字架、復活和升天,為這場戰爭取得了最後勝利(弗四7-13;西二13-16),就是徹底將撒但打敗。

儘管在十字架上已得勝,戰爭卻一直要到末時才完結。因此,即使到了今天,教會仍要與撒但和罪惡爭戰。正如神吩咐舊約的子民要向迦南人發動戰爭,今天,祂亦命令我們要抵擋魔鬼(弗六10-20)。

那鴻啟示出神是戰士的一面──祂會為百姓爭戰。我們作為新約基督徒,亦必須認識耶穌基督已經將與罪惡爭戰的能力加給教會。當我們將那鴻書與啟示錄一道拿來讀的時候,我們必須記住,耶穌要在末時再來,到那時候,無論是屬靈的惡者或世界的惡人,都要一併被消滅(啟十九11-21)。

Tremper Longman III

  

資料來源:
新增日期: 2013/12/13
狀態: 已經過審核


返回那鴻書

本資料來源為網友自行上傳。若有版權爭議請聯絡 webmaster@taiwanbible.com 我們會盡快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