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iwanBible.com

台灣聖經網

神治癒了我的憂傷病根

見證作者: lenin

最後修改日期: 2022/01/02


幽冥終於有光
微光中的金線
輕輕地縫補破碎的不堪
粗糙的撕裂
手輕觸
成為無痕的心

將其裝到行屍的軀體
闖蕩天涯

未受洗前,為依止山門近五年之居士,經歷道場人性修羅門,身心俱疲下而改宗,改宗前曾接觸該住持之弟弟,他是基督徒,當時未決定離教要改信何種信仰,故詢問以便後續離教改宗事宜。最後決定回到青少時所接觸之信仰,基督教。

離開山門時,因積年累月在道場所受之苦及種種原因,跟住持吵架,並將皈依證明寄還,選擇附近之教會聚會,心理亟待得受洗成為教徒,與過去一切斷絕;離去山門時故作堅強不流淚,直到離教後初次聚會才得以發洩,去時該堂會無牧師,為中會支援牧師前往主理講道,到散會時牧師關心握手,我卻哭了,牧師和旁人安慰禱告,我感受未曾有之關懷,此在山門沒有;在山門雖師長標榜慈悲為懷,卻總看我們眼神冷漠,沒有為何,因我生而為女,不可近焉,在山門總總遭遇也形成病根,幾乎天天都在流淚。

為了能受洗,之後換到另間教會聚會,在監選牧師後沒多久就報名受洗,可受洗後只得為拋棄佛教徒身份,惟心理未真正被聖靈改變,病根成疾,母會牧師發現便要我就醫服藥,禱告讀經,牧師輔導到有話生氣到無話了,我依然沒有改變,當時攻讀社工專業,牧師也希望用所學專業幫助自己得救,我未改變,不停被病根指引生活,行種種強迫焦慮之事及思想。

之後考上了社會局,由於中途斷藥,加上又與先前山門居士同工之可能,我變得病根復發,時而暴躁,時而憂鬱,甚至自我傷害,藥從服用到注射,諮商無數次,雖幫助我失去那痛苦記憶,卻叫我失去原有之才能,忘了記憶,卻被記憶引導,之後便回鄉休養了。

回鄉後遭遇一些事,對信仰不認真的我便開始聚會聽道了,有日因腰傷無法聚會,便在家聽講道,聽長老會其他牧師講道,聽到是葉啟祥牧師講道,講道「上帝必定釋放」說上帝的話大有能力,許久未讀經的我便開始了每日讀經禱告,在後來聽到他講道「上帝國實現的三個層次」時講到基督徒要社會關懷,要社會正義,參與改變社會結構,使弱勢者得到釋放,這段使我震驚,學了多年社工專業,社會正義與倡議可謂老生常談,直接關懷工作可謂從本能反射,我卻未將其加以運用,回想自己工作期間作啥:病根復萌、自我傷害、麻木不仁、毫無信仰,將倫理中公義原則拋棄,麻木地異化,不停焦慮強迫自己,顧全面子,深怕他人揶揄。之後讀經禱告幾天後便開始從事離教後不願從事之手工藝,作十字架編織與人分享,放著詩歌,突然聖靈引領我回到山門那段期間之事,一切缺乏來自於此,邊哭邊跟上帝說心中委屈,長期被忽略與律法成義,使得我不得不討好人,深怕再次拋棄驅趕,本來才能因為不被看見,不被許可服事,進而離教後不願意行,性格拒絕教會關切與教誨,變得乖戾,後來得到釋放,恢復原先被塵封之能力。感謝主,讓我釋放成為一個完整的人,讓我不再孤獨,感受被遺棄,「因愛裡沒有懼怕,愛既完全」(約翰福音4:18),經歷了上開難以言語之經歷,我將有勇氣回應神的呼召,勇往直前。

(本人口述,他人代寫)

網友回應
尚未登入,無法參與回應

璁玲

感謝讚美主

發言日期:2022/0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