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加入會員會員登入點數說明網站地圖聯絡我們奉獻支持 (尚未登入) 真愛與承諾 9月22日 星期二
更多>>
 

服務列表
靈修
資訊
社群
知識
分享
遊戲
台灣聖經網
靈糧中心 線上奉獻
代禱信 登廣告


聖經閱讀 經文筆記本 我的最愛 聖經搜尋 本日金句
英文聖經 聖經計算機 每日一章 背經工具 三合一搜尋

經文字級:

俄巴底亞書概論

俄巴底亞書 全書

俄巴底亞書簡介



名稱

  本預言書係以作者的名為名,即「俄巴底亞」;意思是「耶和華的僕人」。

作者

  俄巴底亞的生平和出身,在聖經中沒有詳盡的記載。在舊約中出現過好幾個名為「俄巴底亞」的人物(王上十八3;代下十七7,三十四112;尼十5)。但是,一般學者的意見均認為此書作者是活在耶利米以前,在猶大地工作,說預言攻擊以東對猶大的謀害。

年期

  較可靠的估計推算應在約蘭王時代,即公元前八百四十八年至八百四十一年間寫成本書的;因為當時正是以東人敵對以色列人的時候(參考王下八20∼22;代下二十一8∼10)。先知在引以為痛之餘,得到神將懲治報復以東人的異象。

目的

  本書目的為要表明以東對猶大的行動將受到刑罰,但猶大本身卻要得榮耀。──《新舊約輔讀》



俄巴底亞書導論

俄巴底亞書導論

{Section:TopicID=105}Ⅰ 以東的地理及歷史背景

  以東之地又名西珥(創三十二3,三十六20∼21、31;民二十四18),位於死海東部和南部,亦即撒烈河谷和阿卡巴灣(the Gulf of Aqabah)之間。沿亞拉巴谷往南,從基尼烈湖直到阿卡巴灣,東面地勢險惡多山,有時高達海拔一○七○公尺。以東境內有兩條當時的交通要道──亦即王道(Kings Highway)和沿亞拉巴谷修築的路。由於以東是控制南北貿易的樞紐,它的國庫因此十分富足,但也因而成為他國攻擊的目標。

  聖經描寫以東人是以掃的後裔(創三十六,特別是1和9節),雖然考古出土物顯示該地有更早的居民。聖經之外最早提及該地區的資料包括埃及的亞瑪納(Amarna)書信,時間最早可溯及公元前十四世紀(見 IBD 1, pp.37∼39);另外在蘭塞王二世時(公元前十三世紀末期),亦曾數度提及西珥之民1。聖經的記錄顯示,以東人和以色列人雖然並非總是關係和睦,但一直時有來往。

  以色列人出埃及之後,以東拒讓以色列人行經以東(民二十14∼21;士十一17∼18),隨後巴蘭又預言以東被以色列征服(民二十四18)。以色列在掃羅執政時曾與以東爭戰(撒上十四47),雖然以東人多方反抗(王上十一14∼22),但仍在大衛時被征服(撒下八13∼14,RSV,及 NIV 邊註;王上十一15∼16),並在所羅門時遭到剝削(王上九26∼28)。公元前第九世紀約沙法執政時,以東人和摩押人、亞捫人聯合攻擊猶大國(代下二十1∼2)。約蘭年間,以東更成功地背叛猶大,脫離她的權下,享有較大的自由約四十年之久(王下八20∼22;代下二十一8∼10)。

  公元前第八世紀初,亞瑪謝率領猶大之民再取以東並大肆殺戮(王下十四7;代下二十五11∼12),一直遠征至西拉。隨後,在猶大亞哈斯王時以東再度入侵,擄掠百姓(代下二十八17),擺脫了以色列的控制,自此未再臣服於以色列。

  在亞述時期,至少從公元前七三四年開始,以東先後成為亞述2與巴比倫的屬國。他們至少曾打算謀反(耶二十七),但並無跡象顯示他們試圖付諸行動。聖經及經外的資料均未清楚交代耶路撒冷滅亡(公元前587年)時的情形。次經《以斯拉續篇上卷》(I Esdras)四45指責以東人焚燒耶路撒冷聖殿,但此事未經證實(參︰哀四21∼22)。

  公元前六世紀,以東勢衰。由考古遺跡看出當地明顯有城鎮被棄置、居民外移的情形〔參《馬喀比書上卷》(1 Macc.)五65〕3。從公元前六世紀末至公元前四世紀,阿拉伯在該地區的勢力大增(有關阿拉伯人當時的影響力,參︰尼二19,四7,六1),尤其是拿巴提一帶的亞拉伯人(Nabataeans)。以東人被迫流落他鄉,其中部分定居在猶大的南地,此地後來從相關的名稱「以土買」(Idumaea)為人所知(《馬喀比書上卷》四29)4。

  由於該地區的考古證據及文獻十分稀少且模糊不清,上述重現的以東歷史乃以臆測及二手資料為基礎。



1 POTT, p.231.

2 ANET, p.282.

3 POTT, p.243.

4 有關以東歷史、宗教及文化的詳細研究,請參閱 POTT, pp.229∼258。

Ⅱ 俄巴底亞︰其人其時

  先知書中通常都會交代以色列寫作先知的背景,諸如他們預言的時代、他們的家鄉(或至少預言發生的地點)、他們的父親等資料。但有一位僅僅被稱為先知(哈巴谷);而另有兩位先知的背景,亦無前後文的脈絡可尋。這兩位先知不僅「無父無母」,甚至可能連自己的名字都未被提及。瑪拉基──「我的使者」──可能表示先知奉派充當媒介的角色;而俄巴底亞──「僕人╱耶和華的敬拜者」──可能也意表同一角色。先知們常被稱為「僕人」(王上十四18;王下十七23;耶七25;亞一6)。然而,在舊約中俄巴底亞是個常見的以色列人名,所以也可能就是這位先知的名字。

  除此之外,我們對這位先知,甚至他生存的時代,都一無所知。所以若要追溯這本先知書的寫作日期,必須從該書中尋找蛛絲馬跡。既然預言與以東有關,特別是著重於耶路撒冷遭災時以東人落井下石(10∼14節),我們就必須對以東和猶大的歷史作一對觀的研究,以決定預言所指的是何時代。

  前述以東人與猶大人之接觸(17∼19頁)顯示,有好幾個時期符合俄巴底亞書所述。如果聖經中排列被擄前寫作先知的順序有其提示,俄巴底亞書所描述的背景會是約沙法、約蘭或亞哈斯等王在位的時代。不過約沙法時的事蹟不符合俄巴底亞書的記載,因為歷代志下二十章敘述猶大因神的干預而打敗以東,而非俄巴底亞書10∼14節所述的猶大被打敗。約蘭年間以東人背叛,但卻未提及在俄巴底亞書中十分重要的攻打耶路撒冷城(代下二十一;參︰俄11)。亞哈斯王時以東來犯,侵佔耶路撒冷之外的若干城邑,但聖經亦未清楚將此事敘述為猶大受苦遭難(代下二十八16∼18)。

  前述阿拉伯人曾在那段時期攻擊擄掠以東人(19頁),但不一定要就此以為俄巴底亞書是公元前五世紀寫成,因為阿拉伯人最早於公元前九世紀即已出現在該地區5。最符合俄巴底亞書所述的時代是公元前五八七年耶路撒冷淪亡後不久,當時猶大難民在逃亡途中被捉拿(王下二十五4∼6)。雖然聖經正典經文未明白指出以東與此災禍有關,但以東幸災樂禍的態度的確和其他曾與猶大對立的國家一樣。



5 POTT, p.290.

Ⅲ 俄巴底亞書

  俄巴底亞書是小先知書中的第四卷,也是舊約中最短的一卷書,只有一章,共二十一節經文。

  這卷短書分成兩大部分。第一部分十分具體且有特定對象,是神對以東所發的信息。第二部分較為廣泛,是有關以色列和列國的預言。

  有些人認為上述信息有其不同之來源,至俄巴底亞書寫成時才合而為一。原因是耶利米書四十九14∼16和四十九9,分別與俄巴底亞書1b ∼4節和5節極為相似。這些人不認為相似之處源於兩卷書在文學上互為依據,因為這點難以查證。他們認為類似之處乃是兩卷書採用同一來源所致。這也解釋了兩書之歧異,特別是有關內容重點的先後次序6。

  有些人〔比如說威爾浩生(Wellhausen)、魯道夫(Rudolph)、渥爾夫(Wolff)〕指出第15節的上下兩半位置顛倒,因為15a 節所提「耶和華的日子」係針對「萬國」而言,而整卷書中較為廣泛、針對列國所發的信息是在16∼21節。然而,15b 節專指以東,亦即2∼14節的主題。為了使15節上、下靠近相關經文,上述學者建議掉換15節上下兩半的經文次序。由於沒有明顯的理由證明上述錯置是有意的,有人認為可能是抄寫錯誤所致。但是如果俄巴底亞書出自一人之手,錯置的可能便小得多。

  近來有關於段落間轉折技巧──亦即段落與段落間如何連接──的研究指出,常見的段落轉折包括關鍵字眼的重複、某些文法形式,或其他語言學的特質7。俄巴底亞書的後半部分係針對「萬國」而言,而「萬國」同樣也是第16節和15a 節的重要概念。因此,我們可將其視為兩個段落間刻意安排的轉折。直接用第二人稱單數的「你」來稱呼,是俄巴底亞書「以東」部分的特徵(見1、6、8節之外的所有經節)。15a 節卻非如此,用的是較不具個人性的第三人稱「他們」、「他」(譯註︰和合本用「萬國」)等等;而cs1615b 節和16節則用了「你」、「你們」。這些人稱的改變同樣成為兩段之間的連接。因此,若要說俄巴底亞書中的預言各有不同的來源,而且第15節的上下兩半錯置的話,倒不如說這是蓄意安排的結構還更為有力。目前經文的形式顯示全書及各部分的一貫性。此論點見註釋Ⅱ的結尾與Ⅲ的開始對15節的討論{LinkToBook:TopicID=123,Name=iii. 按所行報應(15節)}(見39∼40頁)。

  本卷書另有詞彙和神學的重點,顯示全書內容前後呼應。其中一個貫穿全書的關鍵字眼是「日子」。以東要等候她被神審判的「那日」(8節),因為在鄰舍猶大遭難的「日子」,她站在一旁袖手旁觀(11節,12節〔三次〕,13節〔三次〕,14節)。此外,更廣泛而言,有一「日子」要臨近萬國(15節),無論是審判或是拯救。因此,上述三部分藉「日子」一詞而貫串在一起。另一個前後呼應的特徵是以東和猶大被「剪除」(9、14節)。最後,全篇預言以耶和華為始並以耶和華為終〔1節(二次),21節〕,且以祂為預言的講述者〔1節(二次),4、8、18節〕或實行者(15、21節)。祂的錫安山將成聖(17、21節),而祂子民敵人以東的山則將受審判(8、9、19、21節;參3∼4節)。

  lex talionis,即按照罪行降罰,是貫穿全書的神學思想。15b 節明白地提出這點,其他的例子則如狂傲的(3節)必降卑(2節);觀看他國受掠奪的(11∼14節),必將遭人掠奪(5∼9節);攻擊倖存者的(14節),將來必無一留存(18節);佔人產業的(13節),產業必遭人侵佔(7、19節)。



6 有關進一步的研究,見 Allen 一書 pp.132∼133, pp.133∼136討論俄巴底亞書的一貫性。

7 見 H. van Dyke Parunak, Transitional Techniques in the Bible, JBL 102 (1983), pp.525∼548。

Ⅳ 信息

  俄巴底亞書向神的子民呈現了希望的信息。相應於本書預言的兩部分,這信息也分為兩個階段。首先,猶大可以確知神的公義審判必臨到以東。因為當猶大遭難時,以東先是袖手旁觀後又苦害她(11∼14節),所以以東終將遭到同樣的災禍和羞辱(2∼10節、15b 節)。這審判不僅因著以東的幸災樂禍,也因著她的狂妄自大。以東自認地位高於鄰國,天險也使他國難以入侵(2∼4節),但她忘了以色列的神是超乎萬有的神。其次,更廣泛而言,萬國均將受審,而猶大則可取回被奪的產業(15a 節、16∼21節)。神的子民在遭逢挫敗時,也許會懼怕被神離棄,但神未曾如此。神會繼續幫助祂的子民,因為祂是在西乃與他們立約的神耶和華。

  耶和華不僅願意幫助祂的子民,同時祂也具有這種能力,因祂是至高無上的君王(1節),而且祂不只是以色列的王;祂更是萬國之王(21節)。耶和華在歷史中的直接干預也顯明了祂的主權。耶和華常會運用人作為代理,來施行祂審判或祝福的計畫。雖然這些人不見得承認祂是神,但控制、打發他們實行計畫的卻是祂(參7節)。耶和華從前如何幫助及替以色列爭戰(例如取得迦南),祂在俄巴底亞的時代也必如何抵擋以色列的仇敵。無論這仇敵是像以東般微不足道,或是強大如巴比倫,她們都是屬耶和華掌管的國度。以東和巴比倫這兩個國家的子民無一留存;而被這兩國摧毀的耶路撒冷卻有後裔存活迄今。

  上述所有要點均與俄巴底亞書今日的讀者息息相關。雖然以東和巴比倫均已不存在,但神子民的仇敵仍然張狂,甚至有時候勢力龐大。所以我們今日也當和眾先知一樣,宣告神願意且有大能拯救祂的子民。

俄巴底亞書大綱

Ⅰ 序言(1節)

 A 標題(1a 節)

 B 信息與環境(1b ∼ c 節)

Ⅱ 論以東的神諭(2∼15節)

 A 第一道神諭︰驕傲在敗壞以先(2∼4節)

   i. 以東的降卑(2節)

   ii. 以東的狂傲(3∼4節)

 B 第二道神諭︰掠奪與背叛(5∼7節)

 C 第三道神諭︰審判之日(8∼9節)

 D 以東受罰的因由(10∼15節)

   i. 袖手旁觀擄掠(10∼11節)

   ii. 不當!(12∼14節)

   iii. 按所行報應(15節)

Ⅲ 以色列和萬國(15∼21節)

 A 情勢逆轉(15∼18節)

 B 國度重歸耶和華(19∼21節)

──《丁道爾聖經註釋》

資料來源: 華人基督徒查經資料網站; http://www.ccbiblestudy.org/Old%20Testament/31Obad/31CT00.htm
新增日期: 2008/03/08
狀態: 已經過審核


返回俄巴底亞書

本資料來源為網友自行上傳。若有版權爭議請聯絡 webmaster@taiwanbible.com 我們會盡快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