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加入會員會員登入點數說明網站地圖聯絡我們奉獻支持 (尚未登入) 聖經工具 5月25日 星期三
更多>>
 

服務列表
靈修
資訊
社群
知識
分享
遊戲
台灣聖經網
靈糧中心 線上奉獻
代禱信 登廣告


全民塗鴉牆 快人快語 生活分享 愛秀圖片 我心經句
我的部落格 分享快人快語 分享生活分享 分享愛秀圖片 分享我心經句

您尚未登入網站,無法參與回應及分享 [我要登入]

粉飾太平還是反省悔改?

分享人: Wataru
分享日期: 2014/02/26
檢舉內容: 檢舉不當內容/回應
回應:
5個人說阿門    有20個人回應
推薦給好友:

原文網址:
http://andrewtsai.wordpress.com/2014/02/26/%E7%B2%89%E9%A3%BE%E5%A4%AA%E5%B9%B3%E9%82%84%E6%98%AF%E5%8F%8D%E7%9C%81%E6%82%94%E6%94%B9%EF%BC%9F/

原文有多處超連結,請至原文網頁查詢。

「他們輕輕忽忽地醫治我百姓的損傷,說:平安了!平安了!其實沒有平安。」

耶利米書 6:14

耶利米被聖經學者稱為淚眼先知不是沒有原因的。他常常為他的祖國猶大流淚禱告(耶9:1; 另參考13:17; 哀2:11; 3:49),禱告到連神都吩咐他不要繼續為他們禱告(耶11:14)。耶利米是何等愛他的同胞,這是我們這些現今讀聖經的人都能夠確定的。遺憾的是,因為耶利米所傳的信息是責備和呼籲悔改的信息,這種刺耳的諫言沒有人愛聽,因此幾乎所有他周圍的人都不信任他、誤解他,甚至更進一步的陷害他、控告他(比如 耶37:13-16)。我們只能夠想像耶利米是承受了何等大的壓力,心中又受到何等大的創傷。

除此之外,耶利米在進行先知事工的時候,並不是只有他一人自稱先知。還有其他的先知傳遞跟耶利米相反的信息,宣稱猶大國會平安無事,神不會審判。哈拿尼雅就是其中一個(耶28:1-17)。他奉耶和華神之名預言,神會擊打巴比倫,使那些被擄到巴比倫的猶大人在兩年之內就會歸回。這種好消息,顯而易見的大受歡迎。連耶利米一開始在還搞不清楚的狀況之下,也跟他一同阿們(28:6)。後來神的話臨到耶利米,他才指出哈拿尼雅亂傳神的旨意。但是百姓會聽誰的?一個講兩年內被擄的人就可以回家,一個講七十年(耶25:12)。哪一個的預言比較動聽?當然是報喜不報憂的哈拿尼雅。但是誰對?是報憂不報喜的耶利米才對。

最近台灣的教會界接二連三的爆出不光采的新聞。郭美江牧師批評同性戀的言論和信耶穌得鑽石的「見證」,以及林進泰牧師說媽祖遶境造成水災和某些神明是低級邪靈的言論等等,都是很容易引起教外人士反彈的偏激言語。不只是教會的言論被拿出來檢驗,教會領袖的誠信在近日也受到很大的挑戰。在台灣教會界非常有影響力的康希牧師(請看這裡、這裡和這裡)和趙鏞基牧師(請看這裡、這裡、這裡、這裡和這裡),雙雙都被司法起訴,罪名都是背信。另外還有一件比較少人知道的事情。蒲公英基金會涉嫌抄襲其他出版社的刊物,整理成自家的刊物並出售營利,被抓包之後姿態還是很硬(請看這裡、這裡和這裡)。

在這個關鍵的時刻,台灣的教會如何反應呢?在言論的部份,被牽連的教會通常都不太回應,就算有回應,也只是講一些場面話,似乎希望大家趕快忘記這些事情。很遺憾的,教會錯過了機會跟媒體和非信徒解釋基督信仰的內涵。他們沒有藉著澄清誤會來趁機佈道,反而看起來有意築起高牆,要大家尊重他們小圈圈內的言論和信仰自由(參考此篇文章)。在這樣的局面中,我似乎也看不到幾個耶利米站出來呼籲教會要反省自己的言論,以免讓教外人士不明所以而產生反感(盧俊義牧師可以說是例外)。而在知名教會領袖涉嫌背信的事件爆發之後,同樣也沒有看到哪間教會公開作出任何的反省。城市豐收教會似乎清一色的支持康希牧師是無罪的。純福音教會則有發表聲明,但是其內容完全沒有提到趙牧師犯罪是否屬實或他是否認罪的問題,而是不斷強調自身的虧欠,沒能好好「輔佐」這位元老牧師這類的場面話。

聖經對此有什麼樣的教導呢?其實一點都不複雜。真的有犯罪,就承認並悔改。如果罪行很大,而且牽涉到別人,就應該公開悔改,並且用實際行動來作出補償。若犯法了,就樂意背負刑責,如果情節嚴重,就算沒有被警察盯上,也應該主動自首!周遭的人也扮演著很重要的角色。如果知悉當事人真的犯了罪,就應該鼓勵他負上責任,而不應該包庇他(像天主教包庇性侵的神父那樣)。當事人如果悔改了,就協助他負起該負的責任,並陪伴他走回正路。就是這麼簡單。保羅對於哥林多教會中犯罪的人和旁觀者,就是這樣處理和教導(林前5:1-6:8)。有人搞亂倫,旁人就應該要呼籲他停止並悔改,而不是放任他成為教會中的壞榜樣。

有趣的是,保羅吩咐要哥林多教會的信徒把亂倫的人趕出教會,其理由是「審判教外的人與我何干,教內的人豈不是你們審判的嗎?」(5:12)。意思就是說,教會應當要優先處理自己信徒犯的罪,而不是去批評教外的人如何。結果現今的教會,犯的錯誤跟哥林多教會沒什麼兩樣,批評同性戀和同運團體批評的很厲害,羅織莫需有的罪名和不良動機在他們身上,甚至不惜花重本上凱道來反對他們,但是面對自身教會的醜聞,卻是到處滅火,並要大家不可以論斷、不要破壞合一,說只有神才能審判人云云。正是因為教會有這樣的雙重標準,才使得同運團體積極要來找教會的碴,要讓大眾都看清楚積極批評同性戀的教會,其內部的言論和行徑竟是如此荒誕不經。這其實都是台灣教會自找的。

不但沒有幾個耶利米發聲,我看想要息事寧人、輕輕忽忽要醫治百姓損傷的哈拿尼雅還不少!我就認識一個人,在他的教會臉書群組轉貼了趙牧師被起訴的新聞之後,就被許多組員和小組長圍剿,責備他說不要轉貼這種東西,會引起紛爭和論斷。完全沒人理會是否這件大新聞值得基督徒反省他們的神學取向或是教會體制。另外一個更明顯的例子是張茂松牧師的粉絲網頁。他寫了一篇對趙牧師得到有罪判決的回應。內容中不中肯,讀者可以自行決定。我要請讀者留意的是底下的留言,幾乎清一色都是為趙牧師護航,要大家不要論斷,為趙牧師守望禱告云云。甚至有人把趙牧師類比為舊約的約瑟,沒做錯什麼事情卻被關到監牢裡面。我和幾個網友寫了幾篇留言,質疑張牧師的文章是否公允,特別是他說「讓我們集中力量對付外面的敵人!!」這段話。誰是「外面的敵人」呢?在公開場合說出這樣煽動仇恨的言論,實在是不妥。我花時間寫了一篇中規中矩、沒有謾罵的回應文,請網管轉交給張牧師,結果卻被網管刪除了。不只我的回應文,幾乎所有「非讚美張牧師言論」的留言都被全數刪除。而其他幾個網友也不斷的呼籲大家停止論斷和攻擊。我不清楚網管是否按照張牧師的指示去刪除跟張牧師意見不同的留言,但是對比張牧師文章中所說的:「位高權重者,一定要愈發的謙卑、愈發的簡樸、愈發限制自己的權柄」,實在是何等的諷刺!

這些是我自己和周遭人的經驗,略舉一二,但是我相信大環境的確是如此。大家都想要聽、想要講「平安了∼平安了」的言論,卻不願意面對呼籲反省的言論。

也許有人會說,康希和趙鏞基都還不確定是否真的有罪(趙一審有罪,可是還可以接著上訴),我們這些不明真相的局外人本來就不該直接判定有罪。我不否認這樣說有幾分道理,但是要到什麼時候我們才能夠「足夠確定」(我們不是神,當然不可能100%確定)這些人是有問題的,是不值得繼續看齊和跟隨的對象?台灣某前總統已經被判決有罪,也已經在服刑,但是我還是在某教會看到公告欄上面貼為這個前總統伸冤的海報,直到前年為止(之後沒有再去那間教會過)。那些相信康希和趙鏞基牧師無罪的人,真的願意在司法最後判決有罪之後,就承認他們真的犯錯了嗎?會不會到時候又說司法不公?

重點是,為什麼不能夠談論他們是否犯罪?為什麼不能夠不相信他們?為什麼一定要尊重和讚賞他們,而不可以有質疑的聲音?我們是不是要多反省一下,是否有太多「牧者崇拜」的心態在作祟,以致於無法承受此牧者會犯罪跌倒的可能性?其實接受人人都會犯罪的事實,不正是肯定聖經中的教導嗎?大牧者犯罪跌倒的事情,歷史上比比皆是,從來沒有停止過。到底有什麼好驚訝的呢?我們會驚訝不正顯示出我們不明白聖經的教導嗎?

為何不透過這起「可能的」犯罪事件,來探討自身的教會究竟該怎樣「輔佐」牧師,以防止牧師落入犯罪的試探中呢?為何不探討,當牧師真的犯罪了,應該要如何處理,使的公義和恩典可以同時彰顯呢?教會的領袖體制又是否有彼此監督的功能呢?如果這些很實際的問題,我們都不討論、不反省、不理會,那麼即使趙、康兩位牧師真的沒做錯事情,我看台灣的教會也很快會冒出牧者真的犯罪的事件!

附錄:《教會,一個願景(二):傳道人與教會的關係》
http://andrewtsai.wordpress.com/2013/10/30/%E6%95%99%E6%9C%83%EF%BC%8C%E4%B8%80%E5%80%8B%E9%A1%98%E6%99%AF%E4%BA%8C/



網友回應
尚未登入,無法參與回應

wong1668

God bless you.

發言日期:2014/02/26

ㄚ達

牧師也是人,犯罪難免,無需特別強調,也無須掩飾,神讓這事情發生,就是有它的意涵及教導在其中,檢視自己,提醒自己,比較重要,至於事件最後的結果,上帝自有安排.

發言日期:2014/02/26

非比👣🕇

我嘗試回應:

∼∼為何不透過這起「可能的」犯罪事件,來探討自身的教會究竟該怎樣「輔佐」牧師,以防止牧師落入犯罪的試探中呢?

這的確是再一次的反省機會!
1.傳道人先在每一教會牧養中,鼓勵小羊們為他的事奉常代禱:
求主感動,傳道人自己能常反省──自己在上帝面前生命如何?公開和私下一切所行合乎真理嗎?能勇敢主動請求同道們守望督責嗎?被提醒甚至責備時能謙卑留心,有錯勇敢承認並改正,被誤會溫婉解釋,被不信任伸訴無效下,仍能默言不語,只向主伸冤,等候祂時間,而不血氣行事嗎?

2.成立為同工守望的禱告小組,讓有心及成熟肢體在其中常常定期為該同工代禱,我的母會有這種守望禱告小組。

3.鼓勵,教導有份於守望並勇敢諫言的肢體,自己也必須同時願意被組員監督守望,常常根據聖經真理來彼此順服受教。


∼∼為何不探討,當牧師真的犯罪了,應該要如何處理,使的公義和恩典可以同時彰顯呢?

教會應當成立紀律小組,施行懲戒(例如停止事奉、停止守餐),並持續代禱跟進,挽回,檢討,幫助犯罪者切實改正,結出果子來,在一段觀察期間,而清楚已悔改後,得在全會眾面前伸述,全體作見證人,接納他重新事奉,重新領聖餐。我的母會有紀律手冊,幫助犯罪會友離罪,再被建立。對牧師犯罪,亦當如此!

∼∼教會的領袖體制又是否有彼此監督的功能呢?
「在你們中間,誰願為首,就必做眾人的僕人。」(可 10:44)
不同宗派有不同的領袖體制,理想的是領袖自己的自律,並勇敢請求被同道守望,願意在聖靈保守中出現彼此監督的功能。有心實踐的牧者要謙卑領頭,先作”眾人的僕人”啊!
我在母會聚會38年,歷史中知道有傳道人貪財使教會受極大虧損,而後來來重建教會走出劣境的,其中一位,正是非常自律並願作眾人僕人的滕近輝牧師。

感想:謝謝蔡傳道努力提出要防患未然!
我欣賞那份迫切,但,有時候,合適的意見經由誰說出來,效果是截然不同的!
說的人用字用語其次,生命歷練如何?位置權柄如何?是重要因素!

唯有一個像孟德拉那種願意受苦、受不公義對待,坐牢27年後,會饒恕敵人,而不改變信念的人,才會得到極大量的"薦信"!此時,他要為真理勇敢發聲,果效將更明顯及超然!

面對當前不同長輩失誤或犯罪行為,小子如蔡傳道、如我一個普通網友,不能擁有教會界大量"薦信"下,能指明道姓把長輩公開”揪出來””勸導”嗎?在上帝面前,我只能祈求上帝感動合適的人去作,並為當事人代禱、留心而已。

請蔡傳道指教。


發言日期:2014/02/27

Wataru

謝謝Phoebe的回應。前面一大段我都非常阿們!我本人也曾經有機會跟滕近輝老牧師碰過面。那個世代的傳道人,很多都成為很好的學習榜樣。我自己也受到吳勇長老很深刻的影響。

但是最後一段我卻不能認同了。請問聖經中哪裡有說需要德高望重的人才能夠指出領袖或權貴的錯誤呢?耶利米是怎樣一個大人物?事實上,舊約中的先知,多數都是平民老百姓,只是因為受到神的呼召,而站出來宣揚神的啟示。

甚至不用拿聖經出來講,請問我們面對當代的社會局勢,我們是不是也採取「大人物」才有資格批評「大人物」的態度?是不是平民老百姓都不能批評市長、院長、部長、總統級的人物?老百姓批評可能影響力不夠,沒辦法改變局勢,但是這不代表他們不應該批評。耶利米有改變局勢嗎?似乎也沒有啊∼

既然您都舉出聖經中願意為首的就要做僕人的經文,為什麼在這方面卻似乎倒退到威權時代的感覺呢?


發言日期:2014/02/27

非比👣🕇

蔡傳道晚安,感謝你回饋指教,關於後段,是感想而已,
不敢當作真理或絕對原則來教導,而是人生經驗談,反思分享,當中我沒有說過一句───
「需要德高望重的人才能夠指出領袖或權貴的錯誤」

我說:
”有時候。。。。”而已
”得到極大量"薦信"的人為真理勇敢發聲,果效將更明顯及超然!”大有可能而已

而例子中,孟德拉曾是個27年的囚犯!地位卑賤!
滕牧師才真正是德高望重,但,他甚少公開或當面指出某領袖或權貴的錯誤。他性格溫文爾雅,清楚呼召是神學教育,牧養教會,文字、音樂、差傳等等方面,而不是因留心任何當代領袖犯錯後,指明道姓作反面教材來教導羊群相關聖經教導,而是戒慎恐懼讓小羊們更多地看著他作好牧人的”正面榜樣”來明白聖經教導。

《生命季刊》主編王峙軍牧師公開說,滕牧從不在妻子或任何人面前談論其他人如何如何!http://www.taiwanbible.com/web/main/blogView.jsp?ID=130759

我佩服他,在別人忙碌於談論別人如何如何時候,他已經默默忠心地完成了許多事情!

觀察聖經,直接指出領袖或權貴錯誤的人,較多為先知、使徒身份!雖然多數是平民老百姓出身,卻清楚神的呼召來發聲譴責!因此,清楚被”呼召”是主因,而不管當時年齡地位,而上帝也必加膽量勇氣權柄,給他智慧行事,雖死也在所不辭!雖被攻擊誤解受苦也甘心發聲下去!也不耗時間和反對者解釋他的呼召是如何如何!

∼∼既然您都舉出聖經中願意為首的就要做僕人的經文,為什麼在這方面卻似乎倒退到威權時代的感覺呢?∼∼

我在像滕牧師那種溫柔牧者的教導感染下,在服事上帝的日子中,甚少以嚴厲方式處理不乖犯罪小羊,對大人物的犯罪,當然痛心!卻不必是鼓勵全體牧者小羊立刻公開指明道姓譴責,有人被呼召如此作,我代禱求主使用!假使犯罪者掩耳不聽聖靈責備,沒有自知之明來自律悔改,為免犯罪造成更大傳染,不使人輕縵上帝。。。實在應當有這樣的人勇敢當面來作這事!

但,請容許我們反省,那人是我,是你嗎?上帝的呼召有顯明嗎?

假使滕牧師仍在世上,且腦力、行動能力仍壯健,他也許是最合適去勇敢發聲的人,那主要是他生命歷練、位置權柄都更合適(不好意思,連你也被我稱為小子),此外,也還有仍在世上生命歷練、位置權柄都得到極多"薦信"的大牧者更當去作!他們有沒有被呼召作?如何作?那是上帝對他們引導,我不能指教他,更萬萬不敢指教上帝!

我當然可以在有限位置身份中,因對神家榮耀的迫切來發聲,但如何作?在網路指名道姓一個又一個大人物,把任何看得見的大小犯罪都po出來,是強烈提醒?是先不具名婉轉?被拒絕時更凶罵他?反省改善方式,忍耐祈禱等候上帝安排的場合?時機?我自己動機如何?期待挽回那人?或不爽他?只想痛罵他一頓來發洩?藉罵他使人認識欣賞我正義熱心?為上帝國度榮耀?受得起對方報復嗎?願委屈受苦付代價?我能在小圈子中教導小羊先代禱嗎?求上帝教導我或配合其他人來一起建立挽回犯罪者?。。。

我欣賞乃縵身旁一位僕人的敢言,在乃縵驕傲不聽以利沙提議去約旦河時勇敢進言!這僕人品性如何?相信乃縵認識,關係良好者才能直言啊!不是任何小子如我夠格去指正任何大人物的犯罪,但,我卻也曾勇敢在網路上因一位大人物有跡象是犯錯(注意:不是法律上已定罪他)而發文章第一身來對他說話,只是,網管最後隱藏起那篇,只保留其他。

關於人間政治權柄權威,聖經大多要我們順服,並為在上位者禱告以致能敬虔渡日,但有遺真理的行駛權柄權威,我不會有平安的心順服,除非上帝允許,那是例外。

先談至此,謝謝交流,謝謝你的努力!


發言日期:2014/02/28

Wataru

你沒有直接講「需要德高望重的人才能夠指出領袖或權貴的錯誤」,但是你的言詞當中,不正透露出這樣的信息嗎?
「但,有時候,合適的意見經由誰說出來,效果是截然不同的!」 意思是說我講出來不合適,不是嗎?
「說的人用字用語其次,生命歷練如何?位置權柄如何?是重要因素!」意思是我用字用語好不好,這個可以討論,我知道可以更進步。可是「位置權柄」是什麼意思?意思不就是說我位置權柄不夠高嗎?
孟德拉出身很卑微沒錯,但是他後來作了南非的總統。我想你說他發聲會有很大的效果,應該是指著他被認為是德高望重以後,而不會是他還坐在監牢或是之前的時候吧?所以意思也差不多。
「面對當前不同長輩失誤或犯罪行為,小子如蔡傳道、如我一個普通網友,不能擁有教會界大量"薦信"下,能指明道姓把長輩公開”揪出來””勸導”嗎?」這問句不是已經假設答案應該是否定的了嗎?

你表達的那麼清楚,我不懂為什麼「需要德高望重的人才能夠指出領袖或權貴的錯誤」會是錯誤的理解。

我相信你一定知道聖經中關於「薦信」的教導是什麼。要不然你不會把「薦信」用引號框起來。可是為什麼你用的方式卻跟聖經中保羅的教導幾乎是相反的呢?保羅有說,要有許多教會的「薦信」才能夠公開呼籲大家要反省或呼籲某個大牧師要悔改嗎?相反的,他豈不是對這樣的作法感到不以為然嗎?(林後3:1-2)

滕牧師不議論人的例子,看你要從什麼角度去想。我不認為因為他不議論任何人,這樣的行為就變成了一個鐵律,所以代表其他人都不應該議論任何人。如果是這樣,那麼使徒保羅常常在書信中議論人,是否也是不好的見證?在華人教會中,很多時候正是這種「不議論人」的心態,才容易姑息犯罪的行為。我看過聽過太多例子了。

你提到呼召的問題。你已經知道我是傳道人的身分了,我不懂為什麼還要質疑我是否有得到神的呼召呢?你對我的了解又有多少,會讓你認為我可能沒有呼召,所以要提醒我最好不要多話?

你知道為什麼我要把趙跟康的事情(或許可以加上蒲公英基金會)公開來講嗎?你沒有想到一點,就是這些事情「已經」是曝光的公開事件了。報章雜誌、新聞電台,臉書轉載已經讓這些事件成了民眾茶餘飯後的話題、教會界的尷尬、未信者嘲笑基督教的理由。我在文章中所引用的網頁,全部都是公開的消息。這跟私底下犯罪然後某個人故意公開此事情,是不一樣層次的事情。如果對於已經曝光和公開的事件,基督徒卻選擇不出聲不探討不反省,或者是連討論都要把當事人的名字用馬賽克遮起來,請問這到底對誰有幫助? 如果真的這樣做才是正確的,那請問你是否考慮要投書去基督教媒體,無論是國度復興報、基督教論壇報還是有異端嫌疑的基督日報,呼籲他們停止報導這些事件呢?這些記者算哪根蔥,竟然把大牧者的罪狀一一報導出來。不是嗎? 我這樣說,你看出你的建議不合理的地方了嗎?

也許正如你所說,如果滕牧師在世(或是曾霖芳牧師或吳勇長老)他的確很適合站出來發聲。這個我舉雙手雙腳贊成。但是問題有兩個。第一,為什麼這些人發了聲,別人就不能發聲?為什麼只能限定少數人可以談論和呼籲?第二,正正是因為現在沒有任何大牧者願意站出來發聲(張茂松是在護航,所以不算),所以我才想要花時間來寫一篇文章。如果已經有四、五個大牧者出來喊話,或許我就覺得沒有必要另外寫這一篇了。

如果你依然覺得我寫這些文章沒有造就性,沒有用處,那我是尊重你的看法。不過我已經因為我的部落格而收到為數不少的「不信者」來信,告訴我們他們本來對基督教很反感,但是看到我的文章覺得耳目一新,認為基督教還是有「少數人」懂得反省,使他們對基督教的印象不會一直往下掉。另外我收到更多的基督徒的來信,告訴我他們如何受夠了當代教會的種種愚蠢和不合聖經的行徑,但是看到我的部落格,覺得很得釋放,也學習不少。我不知道你的想法如何,但是我認為這代表我寫的東西並不是一無是處。


發言日期:2014/02/28

非比👣🕇

蔡傳道早安,

你不可封筆!
要寫下去!

傳道人被”呼召”在”不同範疇”為主發聲,滕牧師不看自己擁有你那個”範疇”的”呼召”中見證上帝,他就專注於自己領受的範疇,當他被質疑當上許多機構的董事,是為了個人榮譽時,他默默耕耘下去,不耗時間向這些可能出於愛心,也可能出於妒忌的質疑者解釋下去!

你既領受了清楚呼召在網路上為真理發聲,就專心下去!
不信者如何得幫助,小羊們如何蒙提醒,誤解者如何問難,通通都不需要看重,免得或驕傲或引起情緒反應,而忘記一切是向上帝交帳!

TB有不同肢體在轉貼文章,回應後再回應的目的,常常是彼此造就,互相鼓勵行出所信的,你的文章可讀性高,我第一段和應了,第二段是感想,你也終於看出主線來,就是”用字用語”(其他你對我文字的另外錯誤猜測、解讀,完全不是個問題)。感謝主,你真是個會自我檢討的年青傳道人!假以時日,年齡漸長,就會是個有生命歷練,有位置權柄來勸勉造就下一代工人的牧者啊!

求主使你一直勇敢堅持,忠於所託!
也一直謙卑處人處事,不卑不亢,不妄自菲薄,忍耐到底!

最後,以建道神學院鄺炳釗老師一段說話共勉───

「當我們被誣告的時候,應向神祈求,把所遭遇的告訴神,請祂主持公道。祂知道真相,不像人只看事情的表面,全受自己的經歷影響,妄下的結論往往片面和偏差,只有神(如本詩139篇所說)知道我們有沒有做過被指控的事。保羅也指出神知道我們的動機和心思意念,可以公平地去判斷(林前四1~5)。
…. 神啊!我們常被誤會甚至誣告,求你藉着本詩教我如何面對,把這不愉快的經歷變作我成長的踏板。」


發言日期:2014/02/28

非比👣🕇

「陳終道牧師年輕時看見一些教牧的跌倒,曾灰心想放棄傳道!但他想起很多神的僕人都曾從低谷再爬起來一生事主。以利亞曾尋死!亞伯拉罕兩次不認妻子!大衛犯過殺人姦淫的重罪!他開始珍惜作神的僕人的身分!他想起神的應許: 我用慈繩愛索牽引他們 (何11:4)。能一生事主全是恩典。」
http://202.85.136.29/apps/android_share.php?content_id=60&content_type=t

但願那些跌倒,犯罪的上帝工人聽到聖靈的責備後,能像大衛那樣醒悟過來,勇敢認罪、悔罪、離罪、歸正,在神家中被小羊們看見、守望著,被同工同道們代禱、監督、扶持,以致,從低谷再爬起來,再次戒慎恐懼,一生事主...


發言日期:2014/03/01

非比👣🕇

蔡傳道平安,

我有機會看到壴蘋果那邊的留言了,感謝那邊肢體們的意見,因為不同網站的網友群都有自己不同的留言風格和方式,讀著感到跟TB這裡網友風格不同,的確,都是機會,與不同性格背景的人交流時用字用語要如何,是一種信仰生命的操練與見證。感謝上帝,給我機會,學習與彼此都不太熟識的網友在公共空間上交流時,如何來操練說話用字、如何聆聽、反思、如何回應...才討祂喜悅,才造就肢體,才使屬靈群體中的人際矛盾不致負面化,而是積極化。

我阿門你在部落格這番說話:
"我歡迎讀者在我的文章中留個迴響。您可以不同意,甚至提出許多辯證來否定我的文章,但是希望語氣保持平和和尊重。我不是真的很在乎禮貌,所以對於不太禮貌但是批評有理的意見,我還是歡迎並且虛心接受"

當意見不同時,能"語氣保持平和和尊重",求主教導我一直堅持,也為其他留言者代禱,能同樣有這堅持。

林傳道說:"這人............要我從第一次他回我就不會理他了...............他完全是用長在頭頂上的眼睛在看人,這人是什麼來歷呀~~!哇哩勒~!"
這提醒了我,原來我在回應人家文章時,使人感到高傲!請轉達,謝謝林傳道的提醒.使我有反省,要注意。

你說:"我其實很想問他,他又是認為自己有什麼資格覺得可以指出我的問題。
要跟我談資格,為什麼自己不先說自己的來歷?"

不好意思,在TB習慣了以網友身份跟不同網友互動,都不太追蹤大家來歷,故沒有在回應你在TB轉貼文章時刻意要說自己背景,你在部落格說:
"我不認為我已經擁有全部的知識和真理。我只盼望,透過這個平台,能夠平和的與台灣和世界各地的基督徒交流對話,互相造就,彼此切磋。因此,我歡迎讀者在我的文章中留個迴響。您可以不同意,甚至提出許多辯證來否定我的文章,但是希望語氣保持平和和尊重。我不是真的很在乎禮貌,所以對於不太禮貌但是批評有理的意見,我還是歡迎並且虛心接受,但是如果是又不禮貌又沒有內容的意見,我會予以刪除,免得影響到其他讀者。"

當你留言說:"他又是認為自己有什麼資格覺得可以指出我的問題。"
對不起,我有些納悶,在你部落格留相反意見的人,或指出你問題的人,他們需要的資格是甚麼?請提醒指教我,
而我在TB,凡對任何文章要留言,只要是網友便是基本資格。而意見可以同意,可以異意,正如你提醒:您可以不同意,甚至提出許多辯證來否定我的文章,但是希望語氣保持平和和尊重。

請問,我的留言風格,有那些地方是抵觸了你對"持平和和尊重"的教導,以致,會說出"要跟我談資格"?這種質問?我從來沒有說你沒有資格說話,我說的是公開發言的"果效"如何如何,我在感觸而已,你多想了?

感謝主,我再次勉勵自己:在網路上勇敢表達觀點、意見,就得心理上準備面對問難,有些比較不好聽的說話,不要緊,都是成長階梯,成長磨練。

"為什麼自己不先說自己的來歷?"
我在TB一次回應一位被人家誤會為宣教士的網友時說過:
"網路團契中,真的只是一個名字,一個肢體,一個網友而已,我們就繼續享受互為肢體、互相守望、扶持、提點、欣賞、鼓勵、安慰、加油、堅固。。。。。就可以啦"

但,我看見你在部落格介紹了自己傳道人背景,我願意在這次留言透露,我是一位曾在第3世界服事上帝的宣教士,目前在本土從事護士工作,也曾在壴蘋果待過很短時間,Rock的一些資料是對的,但不是跟他吵誰誰誰,而是討論誰跟誰應該不是同一人。

抱歉啊!我使你為我的來歷而造成納悶,其他人因此附和著你的納悶,我想,那是因為你習慣在壴蘋果那群體中的說話方式 ,而我習慣了在TB的交流方式,以致彼此在不同頻道上交接,造成疑問疑慮而已,人與人相處,這些都是正常有的情況,在宣教工場上與另一文化和宗教的人交往時,我也常常警惕自己要留意跨文化因素,放下自己任何驕傲,尊重別人,假使,我跟你交流上有盲點,做不到,請主內包容,謝謝!


發言日期:2014/03/05

Wataru

Phoebe, 你搞錯了。我在壹蘋果說想要問妳的資格是什麼,完全是套用妳的邏輯。妳的文章不斷的明示和暗示我不夠資格來發聲,但是你確實沒有交代妳「提醒」我的資格在哪裡。

就我自己來說,我並不會去考慮對方有沒有資格,我只考慮對方講的對不對。就算是德高望重,如果講的不對,那就是不對。就算是凡夫俗子,只要講的對,我是不會以人廢言的。也許德高望重的人發聲,講對的事情,會比較有果效,這不代表其他人就不應該發聲。



發言日期:2014/03/05

非比👣🕇

蔡傳道,

感謝你回應,的確是網路文字交流上容易造成誤解的又一例子了!
你這個文章放在TB,我以慣常在TB與人互動時的風格留言,認同了要反思,分享了母會例子,最後感觸於你和我不是德高望重者,能更具果効!結果,你解讀為我明示和暗示你沒有資格發聲,進而你好奇會如此“傲慢主動提醒“的人,自己具何種資格?
唉!誤解和不快由此而來,而在壹蘋果宣洩出來!而我跟本沒有你那種解讀,因此當回應說,你不要封筆時,因為跟你解讀接不上而納悶,其他人也努力分析下去,按你最初解讀分析這人文字藏針,,,其實,只要一開始不是那種解讀,就不會發生後來眾人的同一角度與觀點。

我再一次邀請你單純不複雜來看一些回應文章的人,是用字風格不同而已!

我們傳道人,理當為小羊们困惑中的情況勇敢發聲,别人用講台和私下,我們用了網路,因為公開面太廣濶,注意用字用語的影響和解讀便是,你回應我時也同意這領域要注意,我也回應說你是個會反省的傳道人,將來年日愈過,愈能帮助更多小羊。

如果按你最初解讀,我們彼此現實生活中沒交接,我絕不具資格指教任何人!
在網路上回應人家文章,說感觸,造成這次誤會!求主教導我自己注意用字用語,也請你包容原諒我!

我還有許多人生功課,人際功課要學習,但願,傳道人在網路世界上相遇時能常常謙卑來彼此鼓勵,謹慎發言,不違真理,網路上服事小羊!


發言日期:2014/03/05

Wataru

我不認為這是用字風格的問題,這是表達能力的問題。你不要以為壹蘋果的人都是被我影響,就得出跟我一樣的解讀。他們那群酸民(也包括我在內),是很懂得獨立思考的。況且我轉貼這篇過去,一開始也沒有作出什麼結論,只是叫大家看看而已。所以他們先看的時候,會先看到妳寫的東西,才看到我的回應。因此應該不會有先入為主的想法。

有誤會,作出澄清即可。

只是如果我的理解是錯誤的,那我還真不曉得你到底是嘗試要表達什麼論點。
可以請妳用幾句話講清楚嗎?


發言日期:2014/03/06

非比👣🕇

"有誤會,作出澄清即可。"

對!同意!
但,往往在努力溝通之中,接納與否仍是有不同猜測與解讀啊!

常常,立在不同角度中討論對不同事情看法時,已經不是誰高誰下,不是誰是誰非的理解,而必須承認,這世界存在著文化差異、語言用字、動機不同...的差異,我們怎能不謙卑放下自己,進入另一文化,另一角度來理解一些故事呢?


發言日期:2014/03/06

非比👣🕇

http://www.taiwanbible.com/web/main/blogView.jsp?ID=117495
流浪貓兒與4個宣教士的故事

在宣教士宿舍中,這邊獨立房子住了A先生+A太太,是一對華人宣教士夫婦;
對面另一間獨立房子,住了C姊妹+D姊妹,是單身白人宣教士。宿舍規定,是不准飼養寵物的!

A太太一向喜歡小動物,在異地沒兒沒女,異文化環境中,有丈夫同心團契交通很好,不敢違規飼養寵物。但,有一天,A先生夫婦宿舍門外來了一隻流浪貓,發出哀鳴叫聲,A太太看見,心中憐憫,礙於宿舍規定,她沒有把貓兒接進屋內,卻把食物拿到門前台階上,讓貓兒天天得吃飽,貓兒也發出感激的鳴叫聲。。。

這事在對面C姊妹眼中不是味兒!白人比較守規距耶,這隻貓天天來,A太太天天在準備食物?這還不是明顯違規飼養寵物嗎?而且,貓兒叫醒她不太喜歡,心中就感到A太太真是不對,但又不好直接開口”提醒”她,於是,她在每次貓兒吃飽不久,便動手驅趕那貓,盼望日久這貓受挫折就不來,A太太知道後,心中不快、創痛!

終於,忍不住了!這驅趕貓兒行動背後分明是個不友善動作!針對她的”愛貓”善行?A太太滿懷委屈跟A先生傾訴。。。。A先生完全支持太太!明白太太只是善心來愛護神創造的小動物,在異文化、沒兒女下一種生活寄託、情趣、美事,並且,沒有違規飼養那貓兒在宿舍喔,為什麼要受到C如此無聲不禮貌的抗議?好,給她好好”點醒”一下,

A先生寫了字條送到C和D的信箱中,但,用字非常揶揄,要”造就”對方,他說:妳是宣教士,連上帝所創造的小動物也不懂好好愛護,怎配當宣教士?

C收到後非常震撼!A夫婦不可能如此一錯再錯?不知反省之餘,還要道貌岸然反過來教訓別人?嚴責別人?她非常委屈挫折受傷,向D姊妹傾吐,D安慰她,然後,也以其人之道還以其人之身,把宿舍規則影印了一份,附上字條,就放在A夫婦信箱:你們連英文刊出來的宿舍規則也看不懂!取巧做法來違規飼養寵物!你們怎配作宣教士?

這4個人的宣教士身份表面應是超級愛主愛人,靈性品行應當優於一般平信徒肢體吧?但,在這事上,怎麼如此”聰明絕頂”?用了最嚴厲和”屬靈”的手法來互插一刀?是否上帝在消極地任憑他們如此互插?

唉!他們都該打!忘記了上帝!看不見聖靈在耽憂!無節制在自我和血氣中放肆?傷害弟兄!同工變成”同攻”!

聖經清楚教導:
*務要在主面前自卑,主就必叫你們升高。
*弟兄們,你們不可彼此批評。人若批評弟兄,論斷弟兄,就是批評律法,論斷律法。你若論斷律法,就不是遵行律法,乃是判斷人的。
*設立律法和判斷人的,只有一位,就是那能救人也能滅人的。你是誰,竟敢論斷別人呢?
(雅各書4:10∼12)

感謝上帝!

A先生是宣教士、上帝工人、妻子的頭,也是C、D的同工,他收到那封尖銳的回信一刻,真的好痛好痛!

但,他醒悟了,沒有讓任何苦毒停留,立刻關上門,進入內室,流淚、認罪。。。
聖靈光照他,知道自己實在是得罪神、得罪人了!

為了一隻流浪貓、為了太太受傷的心靈、他沒有好好禱告,憑藉血氣也不察覺,大發熱心,替天行道!就用了審判性質字眼,寫了那字條來控告C姊妹!

禱告後,他平安有力了,以正確態度來作妻子的頭,讓妻子明白:不可給撒旦留地步!之後,他寫了道歉信,放在C、D姊妹的信箱中。

哈利路亞!當一個人肯謙卑認罪,不再自高自義,不再定罪別人。。。把在今世來審判別人的權柄交還主自己,讓上帝做回上帝,自己俯伏下來,矛盾困境就有機會突破了。。。

C、D收到了道歉信後,能不罷手嗎?
2人立刻竟跑到A夫婦家中請求寬恕! 重新和好!


發言日期:2014/03/06

Wataru

Phoebe, 我說不是風格的問題,而是表達能力的問題,我現在更加確認了。
你前面一直不斷的說我誤解妳的意思,我看到了。然後我請你解釋清楚我到底誤會妳哪裡。
結果妳不但不解釋,還扯到人的接納度的問題。那意思就是說妳認為解釋也沒用,因為我的態度就已經有問題。
其實就事論事而已,有必要談到對方的心態嗎?這樣算不算論斷別人呢?
舉這個故事又是什麼用意?這可以有各種不同的解讀。可能妳在用這個故事來比喻妳自己,或是比喻我的部落格,或是比喻我們現在的對話。為何妳不講清楚呢?

妳真的認為你的用詞很委婉,我的很辛辣嗎?恐怕妳是連自己都不曉得,妳的確是棉裡放針啊∼


發言日期:2014/03/06

非比👣🕇

蔡傳道早安,

“Phoebe, 我說不是風格的問題,而是表達能力的問題,我現在更加確認了。”
“妳真的認為你的用詞很委婉,我的很辛辣嗎?恐怕妳是連自己都不曉得,妳的確是棉裡放針啊∼”

唉!
你真的想太多了!也太孩子氣,甚至是有點霸氣的傳道人了?!

把簡單的感想回應擴大至想像某人沒資格, 卻在叫你不要發聲?!
這人跟你努力溝通, 一直否認”有針” ,你仍然在努力”屈打成招”?!
這人注意禮貌發言, 你卻給氣結了?情緒回應說:
“妳真的認為你的用詞很委婉,我的很辛辣嗎?”

我在TB一段時間了,跟這邊網友的溝通, 沒有人說我是’棉裡放針”啊?

唉! 都怪我自己沒有留意到, 你不是個我平常在TB習慣交流而熟識風格用字的一位網友,而是一位在自己部落格和不同地方努力議人論事的教導者, 跟人的互動方式主要是”辯論”而不是”團契交通”?雖然我沒有在你習慣發言的地方回應你這個文章, 你都一直以為仍然是在”自己地方”進行辯論中?

弟兄,那個喻道故事是一位傳道人講道例子,提醒我們互換角度來看人看事情,而不要太負面輕易判定一個人的言行,以致造成更多誤解下去!

我再說一次:
<<你這個文章放在TB,我以慣常在TB與人互動時的風格留言,認同了要反思,分享了母會例子,最後感觸於你和我不是德高望重者,能更具果効!>>

如此單純回應而已! 就千萬不要太多想下去了。


發言日期:2014/03/07

Wataru

Phoebe, 不是我要糾纏不清,而是我想要搞清楚我們溝通的問題出在哪裡。我並不認為在對話當中,有禮貌者就可以拿禮貌來當做擋箭牌。有時候,一句「我為你禱告」雖然看似關懷,說者也以為他是關懷,可是有時候在聽的人耳中,卻是一種論斷。可是雖然心中覺得不平,卻也因為對方的「禮貌」而不便作出反駁。我舉一個例子:一個弟兄跟一個姊妹交往,可是教會中某個長輩認為他們不適合,所以就去跟弟兄私底下講,希望他能考慮他跟那個姊妹之間的差距。這個弟兄聽了,思考過了,認為這個長輩並不是真的很了解這個姊妹,所以後來就去跟他說:我還是會跟她交往下去。這個長輩就說:「唉!我會為你能夠明白神真正的心意禱告!」(意思就是說這個長輩知道神對這個弟兄的心意,但是這個弟兄自己不曉得。)
沒人否認這個長輩是真的關心這個弟兄,但是會不會在使用屬靈「術語」的當中,卻是在暗示一些不太恰當的「弦外之音」? 而正是因為這個長輩的用詞是有禮貌的,所以這個弟兄反駁的時候,反而顯示出這個弟兄不知好歹,不懂感激。可是事實上真的是如此嗎?是誰需要被糾正?說不定是這個長輩需要停止以為自己的想法就等同於神的旨意呢!
我的意思不是說妳假傳神的旨意。我的意思是說,人們往往會認為因為自己有禮貌,所以就不應該受到反駁。受到反駁,很容易就把焦點從談論的內容轉換成尊不尊重對方(也就是你說的接受度的問題)。


妳在後面的回應中,提到:「最後感觸於你和我不是德高望重者,能更具果効!」 意思是說妳並不是說我講的錯誤,也不是說我不該寫這篇,而是認同我這篇的內容,只是感慨可能沒有什麼效用。
如果妳只是這個意思,我是能夠認同的。問題是妳在之前的談話中,卻幾乎完全看不出來是這個意思。
你的留言內容,幾乎都是打轉於我是否應該發言上面,而不是我發言的果效上面。
妳說:「不能擁有教會界大量"薦信"下,能指明道姓把長輩公開”揪出來””勸導”嗎?」我相信任何人讀到這段話,都會認為妳是在講我沒有薦信,所以不應該批評長輩。
妳說:「但,請容許我們反省,那人是我,是你嗎?上帝的呼召有顯明嗎? 」意思不就是懷疑我沒呼召,而沒有呼召的人就不應該講話嗎?文字的意思就是這樣,不是嗎?
妳說:「在網路指名道姓一個又一個大人物,把任何看得見的大小犯罪都po出來,是強烈提醒?... 」這不就是說我不應該指名道姓的講嗎?
還有許多話我可以引用,但是我想應該已經很清楚了。不是我誤解妳,而是妳的用詞和表達就是容易造成人的誤解。任何人看完妳前面兩篇,應該都不會認為妳只是在感嘆我名望不夠,所以文章雖然妳很認同,但是效果不會很大。

也不是我一個人讀完之後有這樣的理解。壹蘋果至少有另外一個人認同我的解讀。所以我才說這不是風格的問題,而是表達能力的問題。你心中想的是A,可是表達出來的卻是B。結果別人解讀成B,你說誤解了。可是在重新解釋的時候,又添加了一堆沒必要的內容,甚至講了一個故事卻又不解釋含意,以致於對方還是認為妳講的是B。結果妳不檢討自已的表達能力,反而開始埋怨對方誤導壹蘋果的網友,質疑他的接受度,甚至把他說成是霸道、孩子氣、是要給人屈打成招。對照妳稍早所說的:「其他你對我文字的另外錯誤猜測、解讀,完全不是個問題」好像是個很大的反差。
我只能苦笑。

為了避免妳繼續覺得我得理不饒人,咄咄逼人,我就回應到這邊。


發言日期:2014/03/08

非比👣🕇

蔡傳道早安,

你這次的回應使我感動和感觸得哭了起來。。。。
因為,我一直感慨於網路生態環境上人際互動中為何總是出現言語霸凌的現象?
感謝主,你肯放下偏見,不再咄咄逼人和莫須有指控了!

網路上與不同人溝通,我最痛的是遇到了非常硬漢子性格、非常理性、非常強勢教導型、非常邏輯的人,彷彿基督教網站上就只能是這一類性格的肢體們的天下!

我待過不同網站,發言時都只是單純主動分享生活故事、苦與樂、靈修反思、時事感慨;與人互動時、說說鼓勵話、安慰人、勸勉、也請求代禱。。。

但,感性思維的人出現在網路上,為何總會給那種說話非常凶的網路工作者拿來理性分析一番?陰謀論分析一番?唉,愈努力溝通下去,便愈發陷入總總莫須有的罪名和指控中。。。

感謝主。來到聖經網後,我終於能夠釋放地進入”網路團契”的意義層面上與人平等地良性互動下去。

我在聖經網上的文章區與肢體們交通,這當中也有傳道人,神學立場、信主年日也許都有差別,卻沒有妨礙,我樂意被人教導與提點,願意反省,有錯便認錯,努力找出可以認錯的地方,但,被莫須有指控的部份,我會努力溝通或適當時候沉默,等待上帝顯明真相,無論今生或天上!

感謝上帝!
以前在壴蘋果,你們一群酸民屬性的發言,我認識過,也哭過;你這次在TB與我的互動仍然是酸民屬性,我不哭了,交託上帝,最終看見你肯主動改變切入方法,索性自己努力來整理了這次誤會出現的原因來,我才感動而哭。。。

我是靠主幫助,學習謙卑接納你們一群留言者的酸性發言來反省自己,(其實,在還沒有面對面來認識一位網友,而只一段文字,就集體附和傾向酸性評論,是一種言語霸凌表現啊!)

我盼望終有一天,感性發言的人能在你們中間被你們明白和接納。。


發言日期:2014/03/08

非比👣🕇

我是夜班工作,今天日間睡飽後,沒再上班,而有精神處理事情,我在這裡再寫一些文字。。。。


不是我要糾纏不清,而是我想要搞清楚我們溝通的問題出在哪裡。

答:因此,我努力溝通,澄清了不是你那種解讀。

我並不認為在對話當中,有禮貌者就可以拿禮貌來當做擋箭牌。

答:同意!在未共識中保持禮物,不作情緒性發言回應,這是上帝的幫助才做到。
對方堅持要你反省不足,而自己明白是個誤解,也當禮貌地堅持下去,而不應妄自菲薄,為息事寧人而認錯。

有時候,一句「我為你禱告」雖然看似關懷,。。。

答:同意。請輔導這位弟兄,他要信任上帝允許有這種長輩存在,去改正長輩不容易,去調適自己,改進自己與這類人相處時的心態才是上策,並且,信任上帝容許這些”不平”的情況出現,是為了弟兄可以學習忍耐功課。

沒人否認這個長輩是真的關心這個弟兄,但是會不會在使用屬靈「術語」的當中,卻是在暗示一些不太恰當的「弦外之音」? 而正是因為這個長輩的用詞是有禮貌的,所以這個弟兄反駁的時候,反而顯示出這個弟兄不知好歹,不懂感激。
答:這個弟兄不需要感激那長輩,除非,他因學了忍耐功課後,覺得為此而感激!

可是事實上真的是如此嗎?

答:這世界的是非黑白,不容易厘清!請教導這弟兄盡力解釋後,就交託相信上帝會在合適時候顯明真相,有時候在地上顯明,有時候在天上才水落石出!

是誰需要被糾正?說不定是這個長輩需要停止以為自己的想法就等同於神的旨意呢!

答:兩個人都需要被糾正!弟兄要調適期望;長輩要謙卑反省自己不是上帝!但,這2人要改變都需要聖靈感動才成就!

我的意思不是說妳假傳神的旨意。我的意思是說,人們往往會認為因為自己有禮貌,所以就不應該受到反駁。受到反駁,很容易就把焦點從談論的內容轉換成尊不尊重對方(也就是你說的接受度的問題)。

答:先感謝你信任我不敢僭越!犯”假傳神的旨意”大罪來!
同意許多人不許被反駁!求主幫助我常反省,知道自己不對的地方,人家要反駁的地方,我樂意受教,(例:在最近一次被Rock公開提醒的地方,我也公開回應說留意中,那事情未完結,我還需要多一點時間面對,跟進。)
人們往往因使用了不禮貌的語言來彼此對談,使談話的真正內容無法進入,而耗時間於用字用語上,甚至公開吵架,得不到真相,網友得不到益處!這是許多討論區中常見現象,我痛心,勇於勸架,卻也被對方,或雙方教導提醒中,而止步反省!等待那事情在思考後更成熟時再公開回應)

妳在後面的回應中,提到:「最後感觸於你和我不是德高望重者,能更具果効!」 意思是說妳並不是說我講的錯誤,也不是說我不該寫這篇,而是認同我這篇的內容,只是感慨可能沒有什麼效用。
如果妳只是這個意思,我是能夠認同的。

答:這是我流淚的地方,終於被認同了。

問題是妳在之前的談話中,卻幾乎完全看不出來是這個意思。

答:”幾乎”?你也終於看懂了真正意思!

你的留言內容,幾乎都是打轉於我是否應該發言上面,而不是我發言的果效上面。

答:仍然是幾乎?唉!我絕不同意你的解讀了,你絕對絕對應該發言,如同我絕對絕對應該努力向你回應,彼此都有公開發言的自由,彼此都不應叫對方閉嘴!你再三看四看,是絕對絕對看得出來!

妳說:「不能擁有教會界大量"薦信"下,能指明道姓把長輩公開”揪出來””勸導”嗎?」我相信任何人讀到這段話,都會認為妳是在講我沒有薦信,所以不應該批評長輩。

答:唉,弟兄,你是理解有誤了,事實是,你和我都有"薦信"!卻不是大量,能如同滕牧師和孟德拉。哥林多信徒是保羅的薦信,他們的見證可以見證神的保羅的工作,你有許多小羊們的"薦信",我也有肢體們、小羊們的"薦信",只是還不如一些大牧者那麼大量。因此,從我或你口中去<<指明道姓把長輩公開”揪出來””勸導”>>,果效上有差別!

妳說:「但,請容許我們反省,那人是我,是你嗎?上帝的呼召有顯明嗎? 」意思不就是懷疑我沒呼召,而沒有呼召的人就不應該講話嗎?文字的意思就是這樣,不是嗎?
答:又解讀過頭了,你我都是傳道人,都有呼召!但在事工範疇上的”呼召”,是問說──在對大人物的批判上的那種”事工呼召”,有嗎?我自己沒有你那種邏輯思維、勇氣、學問,不敢作,而滕牧師似乎也沒有,唐崇榮牧師、劉三牧師,這些名牧,會公開作了,也的確有更多人來留意他們發言,具影響力。至於你,不斷溝通下,我說───
「你既領受了清楚呼召在網路上為真理發聲,就專心下去!
不信者如何得幫助,小羊們如何蒙提醒,誤解者如何問難,通通都不需要看重,免得或驕傲或引起情緒反應,而忘記一切是向上帝交帳!」
我何等祝福你一直作,但也何等期望你不被果效大小來影響情緒。

妳說:「在網路指名道姓一個又一個大人物,把任何看得見的大小犯罪都po出來,是強烈提醒?... 」這不就是說我不應該指名道姓的講嗎?

答:這種理解!這種對號入座!你是太沒自信心了!我是一番嚴肅反省,當我們進行批判時的動機,是上帝得榮耀?神家興旺?要小羊得幫助?還是我自己要別人認識我?。。。
並且,那些反省,我自己也沾上,當你不斷誤解我是要你閉嘴時,你沒有留意,我是把我自己和你都放在一起?因此,你應該同時為文章中”你和Phoebe”2人同時來質問Phoebe!

還有許多話我可以引用,但是我想應該已經很清楚了。不是我誤解妳,而是妳的用詞和表達就是容易造成人的誤解。任何人看完妳前面兩篇,應該都不會認為妳只是在感嘆我名望不夠,所以文章雖然妳很認同,但是效果不會很大。

答:”不是我誤解妳””而是妳的用詞和表達就是容易造成人的誤解”
這已經解釋過了,你是一位會公開在部落格和其他地方習慣責難回應者的傳道人,能否在這次與Phoebe對話中,勇敢承認及修正最初的誤解?我不敢說?我有期望,因為,我們的確都是容易犯錯,會誤判別人的人啊!

任何人看完妳前面兩篇。。。
唉!弟兄,”任何人”這種說法,也太誇張了,請你修改為”有些人”,可以嗎?

以為把兩位前輩牧師的說話作一個互勉留言後作罷,但,發現壹蘋果的留言時,心中有一股難受感覺,靠主幫助,正面來面對,決定繼續留在你這文章下跟進此事。
當時,我想,這個傳道人把跟一位網友的對話拿到另一個版上,請人繼續留心,然後一番酸性評論的做法,合適嗎?是否他一定要有許多人來認同,才有信心來面對一個事情?而我,一直單人匹馬來面對被誤解,只向主說!

為什麼我會如此獨立在TB?那是當我最初出現在網路上,渴望在一些事情上尋求被別人聆聽、明白、認同,甚至安慰,而結果,是不斷被一次又一次莫須有評論和指控後,我創痛,流淚中明白以文字來認識人、理解人,是有限制的,往後,在網路上便完全單獨來投靠上帝自己,請祂作我唯一同工、老師,來面對所碰上的每一位網友、每一種挑戰、每一個故事。


發言日期:2014/03/11

非比👣🕇

蔡傳道,你好!

剛收到你留言,謝謝,這次,會明白你的最新困惑,看出了你的反諷風格,這是愈肯溝通下的良性結果,是會更明白對方文字的意思,這邊留言沒有”編輯”的功能,只能編輯上篇內容後再重貼一次如下。

********************************

我是夜班工作,今天日間睡飽後,沒再上班,而有精神處理事情,我在這裡再寫一些文字。。。。 ,主要是回應你其中一篇新近回應而寫。


你說:「不是我要糾纏不清,而是我想要搞清楚我們溝通的問題出在哪裡。」

答:因此,我努力溝通,澄清了不是你那種解讀。

你說:「我並不認為在對話當中,有禮貌者就可以拿禮貌來當做擋箭牌。」

答:同意!在未共識中保持禮物,不作情緒性發言回應,這是上帝的幫助才做到。
對方堅持要你反省不足,而自己明白是個誤解,也當禮貌地堅持下去,而不應妄自菲薄,為息事寧人而認錯。

你說:「有時候,一句『我為你禱告』雖然看似關懷,。。。 」

答:同意。請輔導這位弟兄,他要信任上帝允許有這種長輩存在,去改正長輩不容易,去調適自己,改進自己與這類人相處時的心態才是上策,並且,信任上帝容許這些”不平”的情況出現,是為了弟兄可以學習忍耐功課。

你說:「沒人否認這個長輩是真的關心這個弟兄,但是會不會在使用屬靈「術語」的當中,卻是在暗示一些不太恰當的『弦外之音』? 而正是因為這個長輩的用詞是有禮貌的,所以這個弟兄反駁的時候,反而顯示出這個弟兄不知好歹,不懂感激。」
答:這個弟兄不需要感激那長輩,除非,他因學了忍耐功課後,覺得為此而感激!

你說:「可是事實上真的是如此嗎?」

答:這世界的是非黑白,不容易厘清!請教導這弟兄盡力解釋後,就交託相信上帝會在合適時候顯明真相,有時候在地上顯明,有時候在天上才水落石出!

你說:「是誰需要被糾正?說不定是這個長輩需要停止以為自己的想法就等同於神的旨意呢!」

答:兩個人都需要被糾正!弟兄要調適期望;長輩要謙卑反省自己不是上帝!但,這2人要改變都需要聖靈感動才成就!

你說:「我的意思不是說妳假傳神的旨意。我的意思是說,人們往往會認為因為自己有禮貌,所以就不應該受到反駁。受到反駁,很容易就把焦點從談論的內容轉換成尊不尊重對方(也就是你說的接受度的問題)。 」

答:先感謝你信任我不敢僭越!犯”假傳神的旨意”大罪來!
同意許多人不許被反駁!求主幫助我常反省,知道自己不對的地方,人家要反駁的地方,我樂意受教,(例:在最近一次被Rock公開提醒的地方,我也公開回應說留意中,那事情未完結,我還需要多一點時間面對,跟進。)
人們往往因使用了不禮貌的語言來彼此對談,使談話的真正內容無法進入,而耗時間於用字用語上,甚至公開吵架,得不到真相,網友得不到益處!這是許多討論區中常見現象,我痛心,勇於勸架,卻也被對方,或雙方教導提醒中,而止步反省!等待那事情在思考後更成熟時再公開回應)

你說:「妳在後面的回應中,提到:『最後感觸於你和我不是德高望重者,能更具果効!』 意思是說妳並不是說我講的錯誤,也不是說我不該寫這篇,而是認同我這篇的內容,只是感慨可能沒有什麼效用。
如果妳只是這個意思,我是能夠認同的。」

答:這是我流淚的地方,因為,終於被認同了。

你說:「問題是妳在之前的談話中,卻幾乎完全看不出來是這個意思。」

答:”幾乎”?你也終於看懂了真正意思!

你說:「你的留言內容,幾乎都是打轉於我是否應該發言上面,而不是我發言的果效上面。 」

答:仍然是幾乎?唉!我絕不同意你的解讀了,你絕對絕對應該發言,如同我絕對絕對應該努力向你回應,彼此都有公開發言的自由,彼此都不應叫對方閉嘴!你再三看四看,是絕對絕對看得出來!

你引用說:「妳說:『不能擁有教會界大量"薦信"下,能指明道姓把長輩公開”揪出來””勸導”嗎?』我相信任何人讀到這段話,都會認為妳是在講我沒有薦信,所以不應該批評長輩。」

答:唉,弟兄,你是理解有誤了,事實是,你和我都有"薦信"!卻不是大量,能如同滕牧師和孟德拉。哥林多信徒是保羅的薦信,他們的見證可以見證神的保羅的工作,你有許多小羊們的"薦信",我也有肢體們、小羊們的"薦信",只是還不如一些大牧者那麼大量。因此,從我或你口中去<<指明道姓把長輩公開”揪出來””勸導”>>,果效上有差別!

你引用說:「妳說:『但,請容許我們反省,那人是我,是你嗎?上帝的呼召有顯明嗎? 』意思不就是懷疑我沒呼召,而沒有呼召的人就不應該講話嗎?文字的意思就是這樣,不是嗎?」
答:又解讀過頭了,你我都是傳道人,都有呼召!但在事工範疇上的”呼召”,是問說──在對大人物的批判上的那種”事工呼召”,有嗎?我自己沒有你那種邏輯思維、勇氣、學問,不敢作,而滕牧師似乎也沒有,唐崇榮牧師、劉三牧師,這些名牧,會公開作了,也的確有更多人來留意他們發言,具影響力。至於你,不斷溝通下,我說───
”你既領受了清楚呼召在網路上為真理發聲,就專心下去!
不信者如何得幫助,小羊們如何蒙提醒,誤解者如何問難,通通都不需要看重,免得或驕傲或引起情緒反應,而忘記一切是向上帝交帳!”
我何等祝福你一直作,但也何等期望你不被果效大小來影響情緒。

你引用說:「妳說:『在網路指名道姓一個又一個大人物,把任何看得見的大小犯罪都po出來,是強烈提醒?... 』這不就是說我不應該指名道姓的講嗎? 」

答:這種理解!這種對號入座!你是太沒自信心了!我是一番嚴肅反省,當我們進行批判時的動機,是上帝得榮耀?神家興旺?要小羊得幫助?還是我自己要別人認識我?。。。
並且,那些反省,我自己也沾上,當你不斷誤解我是要你閉嘴時,你沒有留意,我是把我自己和你都放在一起?因此,你應該同時為文章中”你和Phoebe”2人同時來質問Phoebe!

你說:「還有許多話我可以引用,但是我想應該已經很清楚了。不是我誤解妳,而是妳的用詞和表達就是容易造成人的誤解。任何人看完妳前面兩篇,應該都不會認為妳只是在感嘆我名望不夠,所以文章雖然妳很認同,但是效果不會很大。 」

答:”不是我誤解妳””而是妳的用詞和表達就是容易造成人的誤解”
這已經解釋過了,你是一位會公開在部落格和其他地方習慣責難回應者的傳道人,能否在這次與Phoebe對話中,勇敢承認及修正最初的誤解?我不敢說?我有期望,因為,我們的確都是容易犯錯,會誤判別人的人啊!

你說:「任何人看完妳前面兩篇。。。 」
答:唉!弟兄,”任何人”這種說法,也太誇張了,請你修改為”有些人”,可以嗎?


我以為把兩位前輩牧師的說話作一個互勉留言後作罷,但,發現壹蘋果的留言時,心中有一股難受感覺,靠主幫助,正面來面對,決定繼續留在你這文章下跟進此事。
當時,我想,這個傳道人把跟一位網友的對話拿到另一個版上,請人繼續留心,然後一番酸性評論的做法,合適嗎?是否他一定要有許多人來認同,才有信心來面對一個事情?而我,一直單人匹馬來面對被誤解,只向主說!

為什麼我會如此獨立在TB?那是當我最初出現在網路上,渴望在一些事情上尋求被別人聆聽、明白、認同,甚至安慰,而結果,是不斷被一次又一次莫須有評論和指控後,我創痛,流淚中明白以文字來認識人、理解人,是有限制的,往後,在網路上便完全單獨來投靠上帝自己,請祂作我唯一同工、老師,來面對所碰上的每一位網友、每一種挑戰、每一個故事。

**********************************

感謝上帝帶領,這次耗時間來溝通非常有意義!是愈來愈明白彼此的文字風格,過程中,努力表達和改善進路,至終是良性互動,沒有發展至吵架地步。


發言日期:2014/03/11

以上廣告為中華基督教網路發展協會廣告連播系統,歡迎教會機構免費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