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加入會員會員登入點數說明網站地圖聯絡我們奉獻支持 (尚未登入) 聖經網酷卡 3月1日 星期五
更多>>
 

服務列表
靈修
資訊
社群
知識
分享
遊戲
台灣聖經網
靈糧中心 線上奉獻
代禱信 登廣告


全民塗鴉牆 快人快語 生活分享 愛秀圖片 我心經句
我的部落格 分享快人快語 分享生活分享 分享愛秀圖片 分享我心經句

您尚未登入網站,無法參與回應及分享 [我要登入]

圣经辅导怎样看精神药物?

分享人: Punch
分享日期: 2019/11/02
檢舉內容: 檢舉不當內容/回應
回應:
推薦給好友:

圣经辅导怎样看精神药物?

http://blog.sina.com.cn/s/blog_c036712e0102zm2f.html

下面是爱德华·韦尔契(Ed Welch)两篇有关精神药物的文章:



(一)为什么我们似乎对精神科药物持否定态度?



张逸萍译自“Why do we seem negative about psychiatric medications?”by Ed Welch, December 25, 2012. (https://www.ccef.org/why-do-we-seem-negative-about-psychiatric-medications-most-read-2012-9/)



我们一直都说,使用精神药物是智慧的问题有时使用它们是明智的,有时却不是。但是,如果你留意CCEF所引用的世俗研究,我们通常陈述显示药物局限性的文献,因此,久而久之,我们似乎对它消极。

好吧,我们真正相信的是什么?如果我们认为药物的使用可以是明智的,为什么我们会一贯列性地引述它的局制,而不是它的好处?我们真的相信这是一个智慧问题吗?我们是。这不是对与错,善与恶的问题。你需要从家庭和医疗专业人员那里获得明智的建议,并做出决定。

为什么我们要引述这些局限? 三个原因。

第一,作为辅导员,我们通常看到服药的人,并没有得到很大帮助。他们仍然经历到很多困苦。我们还看见有人,开始依赖抗焦虑药物,因停药而受苦。是的,我们的样本量并不大。我们当然知道有很多人断言药物有用,所以我要讲下一个原因。

第二,药物的好处得到了广泛宣传; 它的局限性却没有。我们不断从广告,朋友和同事那里得到有关药物治疗的正面消息。但是,这些消息夸张了它的好处,而低估了局限性——除非你在商业广告结尾时,密切注意快速讲的话。因此,我认为发出一些警告是有益的。

第三,这里有一个信仰问题。如果你认为人本质上就是我们的身体,仅此而已,那么药物是最重要的改变办法。但是,如果你认为人的心是一个非常繁忙的地方,充满了很多对某人或物的忠诚、破灭的希望、夸大的欲望、深刻的伤害以及各种矛盾动机的,那么你的注意力将被引到该操作的地方。你仍然对身体和减少身体痛苦有浓厚的兴趣,但是你也知道,即使身体有疾病,我们也可以在满足,希望和爱中成长。身体问题很少能阻止我们敬虔地成长。你越对人类体验的复杂性感兴趣,你就越少感到精神科药物的重要了。

在这方面,不是只有圣经辅导员才如此。例如,存在主义疗法,也认为人心内有很多事情,他们似乎认为药物治疗是次要,不是主要。

请看一看它在某人身上的作用。有两个人都在焦虑中挣扎。其中一个不了解人心(内在的人)如何影响焦虑症,因此首考虑以药物消除不良症状。另一个首先想到“神啊,请帮助我”,然后,在他圣经中看见无数美好的话语和应许。焦虑的体验并没有消失,但是,知道上帝理解焦虑,又同情那些焦虑的人,就带来好处。它带来希望和安慰,并且不知怎的,使痛苦的体验减低了。当我们陷入困境时,我们往往会想到药物治疗,无其他办法可施,但是这个人看到更多的前景。可以考虑药物治疗吗? 当然。然而,它不会拥有同样的地位。它可以帮助某些症状,但不能帮助其他症状。

这是一件很复杂的事情,我们提供这么一般性的观点,难以不引来更多的问题,但我希望这不仅仅是合圣经,深刻了解人的经验,而且是富有同情心的说话。






(二)我们可以对精神科药物持肯定态度吗?



张逸萍译自“Can we be positive about psychiatric medications?”by Ed Welch, December 29, 2012. (https://www.ccef.org/can-we-be-positive-about-psychiatric-medications/)



他今年42岁,医生说,Ritilan或同类的药物,可能会有帮助。 所以他尝试了,很有帮助。

「不是什么神奇的东西,但是我几乎马上就注意到不同。我的大脑变得更加清晰,秩序井然。 我的妻子也注意到了差异。」

我的第一反应很简单。

「那很棒。」

我的第二个回答是:「请告诉我多一点。」他是一个能合圣经地思想的人,而且有见地,我很想向他学习。

圣经谘询对精神科药物可以是积极的。

至少有一部分取决于我们所考虑的个人或群体。例如,如果我想到我那位服药过量的父亲,我会有一个说法;如果我在考虑另一个曾因精神药物而得帮助的家庭成员,我会强调药物的用处。

在这里,至少有两个群体,我为他们持肯定态度

第一组精神病患者及其家人。 “精神病”(psychosis)是个一般性用术语,可能包括妄想,幻觉和其他严重的精神经历。因为这些困难,患者难于建立人际关系变,或者根本不可能。精神分裂症(Schizophrenia),双相情感障碍(bipolar),甚至抑郁症,都可包括在精神病之内。

精神科药物使精神分裂症患者所听到的声音平静下来,减弱躁郁症的发作,减轻抑郁症的钳制。对这些症状,药物治疗并不是常常成功的,但又怎么样呢。我认为,家人和朋友应该鼓励(恳求?)患精神病的人去看精神病医生,并服用医生推荐的药物。

第二组由于自己或孩子正在服药,而感到不确定,内疚或羞愧的人。我希望我们没有增加你的痛苦,但是我怀疑这个群体,听了圣经谘询中的一些评论,使他们感到更糟。

如果药物对你有帮助,即使是一点,这就是我们要说的:

「那很棒。」

如果你因为服药而感到是灵性上的失败,我们会说「绝不。你为什么如此认为?」(我的大多数同事讲话都不会这样鲁莽。)然后,我们会从圣经和你推理,圣经本身没有给你失败感。

如果你因为孩子正在服用精神科药物而觉得自己失败了,那么我们猜,你在为人父母方面的努力,比其他十个父母加起来,更努力。我们希望你不会因为看见其他父母的孩子能坐得安静、所有科目都得A、不需要监督而做家庭作业、很少沮丧、顺从和服从的父母,以之为标绳,判断自己育儿成功与否。为人父母可能与这无关!

有些孩子就是比较难搞。对某些父母有用的策略不一定对你有用。更糟的是,你会收到无穷尽的建议,这会让你生气,不仅因为这些建议通常是矛盾的,而且你觉得自己应该为孩子做所有可以做的事情。我们希望你不要在这清单上加使用药物的罪恶感。相反,成功的标志是:「主耶稣,请帮助我和我的孩子。」不是根据家中有没有药物来衡量。

这就是说,在不同情况下,你的决定可以不同。若有一个从神来的指示「做这个或接受这个,一切都会好起来的。」那就好了。但是我们的天父有更好的方法:我们承认自己的不足,考虑相关的圣经教学,寻求他人的忠告,做出艰难的决定,从有益的事物学习,避免那些有害的,并知道上帝和我们同在。对于我们中的某些人而言,肯定药物的使用,将是这明智决定过程的结果。







若要在这题目上得到更多的资料,请读: “Listening to Prozac…and to the Scriptures: A Primer on Psychoactive Medications” by Mike Emlet in Volume 26:1 of the Journal of Biblical Counseling.



转自:http://www.chinesebiblicalcounseling.net/counsel_work/S_psych-med.htm



網友回應
尚未登入,無法參與回應

以上廣告為中華基督教網路發展協會廣告連播系統,歡迎教會機構免費使用